2015’02.10・Tue

[Re: Silent] 貓咪與工作

「小敏, 你不應該再犯這種低級錯誤啊。」
小敏低頭盯著地板, 在心中默默地從一數至一百、從一千數至一萬。
每次她受責備的時候, 她都會這樣逃避現實。很多主任們(特別是上年紀的大叔)瞧她一副可憐, 乖乖認錯的模樣, 都會長話短說放她一馬。

可是今天她覺得主任的聲音與平時不同, 那是一道低沈, 而且彷彿從遠處而來的聲音。
小敏微微抬頭一看, 才發現站在自己面前是一隻巨大的黑色貓咪! 貓咪長得跟旁邊的樓房一樣高, 小敏張大嘴巴, 不自覺稍微向後退了。

貓咪主任用藍色的眼眸緊緊瞪著她, 小敏幾乎要被嚇哭了, 連忙道歉。可憐的小敏, 貓咪主任不但沒有消氣下來, 反而更生氣了, 準備向小敏伸出利爪。

小敏在鬧鐘機械性的聲音下醒來。
她的貓咪小黑早已躺坐在她的枕頭上, 並將尾巴放在她的臉上, 自在地曬太陽。

小敏深深嘆了口氣, 穿上制服準備迎接新的一天。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2014’05.04・Sun

想像的風景

鏡頭下的景致是一個平行世界。

它曾經構成現實, 也牽動未來。

它曾是過去, 也是現在;

既是真實, 也是虛構;

既被動, 也主動;

既溫柔, 也殘酷;

既美麗, 也醜陋;

既美好, 也憂鬱。

它是一道記憶、一段歷史、一種思考、一次想像、一道幻象。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2013’10.27・Sun

The lake

我認為這星球裡每個人的人生中都曾經或將會遇上重要得令他們對生命失去熱情的苦痛, 而且弗洛伊德(注)的理論也為我們證明了人類同時具有生本能和死本能, 我們在危險的時候會求生, 但有時候也會憧憬自身滅亡, 這一切都只是受本能驅使而已。

心靈軟弱的時候, 了斷的念頭也來得特別快。就連一道微不足道的傷口, 也具備摧毀一切的力量。

但是當我們哭過、吶喊過、被安慰過、填滿肚子後, 痛苦的回憶也就統統消失, 不留任何痕跡。人類真是既自私又善忘的生物呢。


至於我嗎?

不瞞你說, 我也曾經想過要自殺喔。

自殺的理由從來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過程。

因為嘛 一旦發現你沒留下任何類似遺書的物件, 記者就會自動為你冠上神秘自殺的名義, 外加死纏爛打逼問你的所有親人、同學和同事所有你的事跡, 由出生誰都會染上的小病至長大後的性經驗, 他們都會檢查得一清二楚, 接著他們會從多年累積的垃圾經驗裡為你安上一個「最合適」的理由解釋你自殺的動機, 而且往往比你真正的理由還精彩。

他們這樣做只是為求尋求「真相」, 是一種值得尊敬的犧牲精神。

哎, 抱歉, 我扯遠了, 這是我自小就有的毛病。嗯, 我們剛才在講我的自殺經驗吧?

沒錯, 儘管死亡的念頭好幾次向我招手, 可是我還是好好地活到現在。只有那次我彷彿著了魔似的決心要踏上不歸之路。

你問當時發生甚麼事情引致我決定自殺嗎? 我說過吧, 自殺理由從來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過程。

總之我為了謀殺自己踏遍了所有查令十字路和皮卡迪利的書店, 每個週末都呆在Fortnum & Mason的The Diamond Jubilee Tea Salon咬著他們甜得誇張的蛋糕一邊翻查英格蘭各地的地圖。

終於, 在一位短髮的女店員為我倒第三杯紅茶時, 給我找到一處適合自殺的地點。


那塊地距離倫敦很遠, 我總共砸下33.5英鎊購買單程火車票, 還花了10英鎊買了根本不會管用的巴士旅票。

刺骨的寒風沿巴士古老的窗戶吹入車裡, 礙於我沒帶太多衣物, 那程旅途簡直是一番折磨。

我在一個連車站牌都沒有的地方下車。

映在我眼前的是一幢三層高的旅館, 它鶴立雞群地座落在矮山丘前, 小徑附近的草地早已被羊隻吃得光禿禿。沿著小丘的方向走下去會見到一塊平靜的湖泊, 周邊連一隻鳥兒也沒有, 顯得格外冷清寂寥, 但這種環境對於一心尋死的我而言卻是個絕佳的地點。


那天的晚餐難吃透了, 怪不得館內幾乎連一個觀光客都沒有。

入夜後, 我領著放了繩子和工具的背包計劃尋找一片不受人打擾的地點。不知怎麼的, 我卻走到湖泊旁。

夜空的星星在水面閃耀著明亮的銀光, 我抽著被冷風吹得發紅的鼻子, 想起與外婆坐在火爐旁讀起有關星星的故事。

「你是來自殺的嗎?」我急忙轉頭, 見到一名穿著單薄衣裳的黑髮少女。

「嗯」反正都下定決心, 我乾脆誠實地承認, 心中同時盤算著對方的反應和回拒勸告的話句。

然而她甚麼都沒說, 突然的走入冰冷的湖水裡, 她走過的地方的星星都裂開一半, 很快又恢復過來。少女的眼睛裡彷彿鑲滿了藍寶石, 眼神裡沒有流露出任何關心或責備的感情, 只是直直地凝望著我。

我下意識地移開視線, 一抬頭就發現她人間蒸發般不見了。我在黑暗裡找遍了四周卻沒發現到她的形影, 最後撐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旅館去。

翌日我問過旅館的老闆娘那名少女的事情, 她說旅館裡已經很久沒有接過女性的客人, 附近也沒有跟我的形容相近的居民。

她很快地確定那是一個鬼故事, 興高采烈地與年紀不輕的老闆商討要怎樣利用它來吸引遠方的觀光客。

退房的時候, 我獲得50英鎊的感謝費, 我領著這些錢買了一張往倫敦的回程火車票, 然後在超市買了一件蒙布朗蛋糕離開了那個鬼地方。

幾個月後, 旅館以一段使人毛骨悚然又莫名地感動的鬼故事獲得熱門網站的推薦(我發誓這故事的情節與本人所遇上的完全無關)。很快的, 旅館重新跑上軌道, 迎接從各地蜂擁而來的觀光客。

最後沒有任何人得救但也沒有任何人逝去。從此沒有人再目擊到那位少女, 她依然是個謎團。但我覺得這樣就好了。

只是我知道下回當我再次決心自殺的時候, 我又得重新選擇一個好地點。


注: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提倡「潛意識」、「自我」、「本我」和「超我」等知名理論的猶太醫師和精神分析學家。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2013’10.10・Thu

[Re:Silence] Rain

Rain

組織的同伴說道, 暗殺者是活在黑暗邊緣的生物。

我們既憧憬日間又懼怕日間。

因為傷口在照過太陽的暖和光線後, 就會變得又紅又痛, 活像被蜜蜂蜇了一大包般痛苦。


從有記憶的歲月開始, 疼痛和傷痕已經入侵我的生活裡。

奄奄一息的呻吟和求饒的說話是睡眠之際的催眠曲。

多年來與自己最緊密的物品的紅線, 也逐漸在手臂上沈澱了無法洗脫的印記, 我沒法成為普通的人類。

我抽著鼻子呼吸殘留在紅線上的血腥味, 不敢發出聲音地哭泣。


我喜歡大雨的日子, 因為雷雨交雜的晚上代表久違的歇息。

日常熱鬧的街頭上都不會再見到半個人影, 四周靜悄悄的彷彿自己獨佔了整個小鎮。

豆大的雨水打在身上, 所有的痛楚都在一瞬間衝入心臟裡, 但是心底卻無比寧靜。

只有這一刻, 我們才能短暫地恢復純真的臉孔。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Thousand Nights: Magi小說

BGM: やなぎなぎ - 星灯りの街灯

有時候賈法爾會哼唱一些由我不認識的言語所編織的歌曲。

「那是我的故鄉的童謠」

「故鄉?」

「嗯, 那兒原來是一個和平的沿海小鎮。海鷗會振翅高飛, 白天鵝能夠安祥地棲息的理想地。」

「嗯」我點頭。

我很清楚賈法爾的故鄉之後的命運, 那個比血腥童話更要殘酷無比的史實。

暗殺集團侵入城鎮虐殺手無寸鐵的平民, 搶走他們的土地及賴以為生的動物, 擒拿孩童以培養奴隸或冷酷無情的殺手。

任何淚水或反抗都會成為施以酷刑對待的原因, 因此這些孩子漸漸地學會了沈默和冷漠, 並且無一幸免的落入自殺或毒品的深海裡。

「有時候我很慶幸記憶是一種如此曖昧的機能。只要你用藥品把它麻痺, 你就可以任意竄改遭遇、淡化苦痛, 而你還會信以為真。」

賈法爾咬著冒煙的煙草平靜地述說他們如何蒙騙自己。

「否則我們早就割破自己的喉嚨了」

賈法爾雖然脫離了藥物, 卻無法離開煙草。

「因為沒有煙草就彷彿不是自己似的」

即使過著和平的生活, 他依然徘徊在歌曲和現實那道永恆的黑暗之中辛苦地喘息。

「賈法爾沒有過去, 只有現在」

淨是嘗試憶起那些依靠踐踏別人血液求生的故事就已足以令人窒息, 不如乾脆切斷過去的連結。

所以賈法爾從來不會主動提及自己故鄉的事情。

不過每次他哼唱那小節的旋律時, 臉上都會展現難得的安祥樣態。

他就像一隻沈醉在自己的回憶中的小鳥一樣, 停靠在那片大陸的海岸線追憶那種令人懷念的鹽味。

那副自然的神情使我一時跑溜了嘴。

「賈法爾, 可以告訴我更多關於你的故鄉的事情嗎?」

琥珀色的酒裡倒映出賈法爾因驚訝而收緊的瞳孔, 我聽到自己心臟砰通砰通地敲動的聲音, 感到後悔起來。

「抱歉」賈法爾把臉蛋埋入他的寬袖下, 露出有點複雜的笑容。「我已經記不起來了」

「沒辦法, 人類的記憶總是太輕浮了」

「...」他欲言又止。

「不用再說了。回去休息吧, 賈法爾」

我輕輕撫摸賈法爾的銀髮。

「遵命」
 ...READ MORE?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Thousand Nights: Magi小說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マギ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