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0・Tue

[Re: Silent] 貓咪與工作

「小敏, 你不應該再犯這種低級錯誤啊。」
小敏低頭盯著地板, 在心中默默地從一數至一百、從一千數至一萬。
每次她受責備的時候, 她都會這樣逃避現實。很多主任們(特別是上年紀的大叔)瞧她一副可憐, 乖乖認錯的模樣, 都會長話短說放她一馬。

可是今天她覺得主任的聲音與平時不同, 那是一道低沈, 而且彷彿從遠處而來的聲音。
小敏微微抬頭一看, 才發現站在自己面前是一隻巨大的黑色貓咪! 貓咪長得跟旁邊的樓房一樣高, 小敏張大嘴巴, 不自覺稍微向後退了。

貓咪主任用藍色的眼眸緊緊瞪著她, 小敏幾乎要被嚇哭了, 連忙道歉。可憐的小敏, 貓咪主任不但沒有消氣下來, 反而更生氣了, 準備向小敏伸出利爪。

小敏在鬧鐘機械性的聲音下醒來。
她的貓咪小黑早已躺坐在她的枕頭上, 並將尾巴放在她的臉上, 自在地曬太陽。

小敏深深嘆了口氣, 穿上制服準備迎接新的一天。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2014’05.04・Sun

想像的風景

鏡頭下的景致是一個平行世界。

它曾經構成現實, 也牽動未來。

它曾是過去, 也是現在;

既是真實, 也是虛構;

既被動, 也主動;

既溫柔, 也殘酷;

既美麗, 也醜陋;

既美好, 也憂鬱。

它是一道記憶、一段歷史、一種思考、一次想像、一道幻象。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2013’10.27・Sun

The lake

我認為這星球裡每個人的人生中都曾經或將會遇上重要得令他們對生命失去熱情的苦痛, 而且弗洛伊德(注)的理論也為我們證明了人類同時具有生本能和死本能, 我們在危險的時候會求生, 但有時候也會憧憬自身滅亡, 這一切都只是受本能驅使而已。

心靈軟弱的時候, 了斷的念頭也來得特別快。就連一道微不足道的傷口, 也具備摧毀一切的力量。

但是當我們哭過、吶喊過、被安慰過、填滿肚子後, 痛苦的回憶也就統統消失, 不留任何痕跡。人類真是既自私又善忘的生物呢。


至於我嗎?

不瞞你說, 我也曾經想過要自殺喔。

自殺的理由從來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過程。

因為嘛 一旦發現你沒留下任何類似遺書的物件, 記者就會自動為你冠上神秘自殺的名義, 外加死纏爛打逼問你的所有親人、同學和同事所有你的事跡, 由出生誰都會染上的小病至長大後的性經驗, 他們都會檢查得一清二楚, 接著他們會從多年累積的垃圾經驗裡為你安上一個「最合適」的理由解釋你自殺的動機, 而且往往比你真正的理由還精彩。

他們這樣做只是為求尋求「真相」, 是一種值得尊敬的犧牲精神。

哎, 抱歉, 我扯遠了, 這是我自小就有的毛病。嗯, 我們剛才在講我的自殺經驗吧?

沒錯, 儘管死亡的念頭好幾次向我招手, 可是我還是好好地活到現在。只有那次我彷彿著了魔似的決心要踏上不歸之路。

你問當時發生甚麼事情引致我決定自殺嗎? 我說過吧, 自殺理由從來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過程。

總之我為了謀殺自己踏遍了所有查令十字路和皮卡迪利的書店, 每個週末都呆在Fortnum & Mason的The Diamond Jubilee Tea Salon咬著他們甜得誇張的蛋糕一邊翻查英格蘭各地的地圖。

終於, 在一位短髮的女店員為我倒第三杯紅茶時, 給我找到一處適合自殺的地點。


那塊地距離倫敦很遠, 我總共砸下33.5英鎊購買單程火車票, 還花了10英鎊買了根本不會管用的巴士旅票。

刺骨的寒風沿巴士古老的窗戶吹入車裡, 礙於我沒帶太多衣物, 那程旅途簡直是一番折磨。

我在一個連車站牌都沒有的地方下車。

映在我眼前的是一幢三層高的旅館, 它鶴立雞群地座落在矮山丘前, 小徑附近的草地早已被羊隻吃得光禿禿。沿著小丘的方向走下去會見到一塊平靜的湖泊, 周邊連一隻鳥兒也沒有, 顯得格外冷清寂寥, 但這種環境對於一心尋死的我而言卻是個絕佳的地點。


那天的晚餐難吃透了, 怪不得館內幾乎連一個觀光客都沒有。

入夜後, 我領著放了繩子和工具的背包計劃尋找一片不受人打擾的地點。不知怎麼的, 我卻走到湖泊旁。

夜空的星星在水面閃耀著明亮的銀光, 我抽著被冷風吹得發紅的鼻子, 想起與外婆坐在火爐旁讀起有關星星的故事。

「你是來自殺的嗎?」我急忙轉頭, 見到一名穿著單薄衣裳的黑髮少女。

「嗯」反正都下定決心, 我乾脆誠實地承認, 心中同時盤算著對方的反應和回拒勸告的話句。

然而她甚麼都沒說, 突然的走入冰冷的湖水裡, 她走過的地方的星星都裂開一半, 很快又恢復過來。少女的眼睛裡彷彿鑲滿了藍寶石, 眼神裡沒有流露出任何關心或責備的感情, 只是直直地凝望著我。

我下意識地移開視線, 一抬頭就發現她人間蒸發般不見了。我在黑暗裡找遍了四周卻沒發現到她的形影, 最後撐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旅館去。

翌日我問過旅館的老闆娘那名少女的事情, 她說旅館裡已經很久沒有接過女性的客人, 附近也沒有跟我的形容相近的居民。

她很快地確定那是一個鬼故事, 興高采烈地與年紀不輕的老闆商討要怎樣利用它來吸引遠方的觀光客。

退房的時候, 我獲得50英鎊的感謝費, 我領著這些錢買了一張往倫敦的回程火車票, 然後在超市買了一件蒙布朗蛋糕離開了那個鬼地方。

幾個月後, 旅館以一段使人毛骨悚然又莫名地感動的鬼故事獲得熱門網站的推薦(我發誓這故事的情節與本人所遇上的完全無關)。很快的, 旅館重新跑上軌道, 迎接從各地蜂擁而來的觀光客。

最後沒有任何人得救但也沒有任何人逝去。從此沒有人再目擊到那位少女, 她依然是個謎團。但我覺得這樣就好了。

只是我知道下回當我再次決心自殺的時候, 我又得重新選擇一個好地點。


注: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提倡「潛意識」、「自我」、「本我」和「超我」等知名理論的猶太醫師和精神分析學家。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三題故事
題目:「星座占卜」「洋娃娃」「綁起來」。

莎朗雙手並用地爬上圓形的木椅子上, 很不容易地坐上椅墊打開其他店員從外面帶來的雜誌。

莎朗很討厭自己長得這麼矮小, 到底有甚麼方法才能增高呢? 可是她壓根兒不願意穿高跟鞋, 因為聽說那會令雙腳變得疼痛的。

「本週射手座的運程是...」

跟聰明的愛麗絲相比起來, 莎朗認識的詞彙仍很貧乏。愛麗絲只要五分鐘看完的文章莎朗往往要花上半天才能讀完, 而且假如她不把一粒一粒文字讀出來, 速度甚至會變得慢得如牛(這是愛麗絲用的詞語)。

每當莎朗在店內大聲練習唸書時, 愛麗絲總會用手掩著雙耳並露出一臉嫌惡的表情。這動作會讓莎朗很難堪, 臉龐發紅的, 所以現在她都趁開店前偷溜到這兒讀書。

這兒是屬於一家在長廊裡, 專門售賣古書和洋娃娃的小店後的起居室。是店主的私人空間。

房間反映了年老店主的品味, 放滿了法國核桃木打造的傢俱。牆壁前還放了一座收藏著各種收藏品和書籍的黑檀木櫃子, 塑造了一份高雅的氣息。

空無一人時, 房間裡彷彿沈澱了又溫暖又冰冷的空氣, 把世間的喧囂聲隔絕於外。莎朗最喜歡這片綠洲了。

「...幸運物是白色緞帶。」唸完長長的星座占卜後莎朗感到疲累, 於是她決定蓋上雜誌頁稍作休息。



不知為什麼, 「白色緞帶」這四個文字一直盤旋在莎朗的腦海中。

莎朗摸了摸自己頭上那頂紅色的帽子, 那是莎朗媽媽在莎朗生日時送給她的斗篷, 領前有綁了一只黃色的蝴蝶結。是她最珍惜的寶物。但討厭的愛麗絲卻會經常用她的紅斗篷取笑她, 這讓莎朗很難過。

愛麗絲最愛炫耀自己以前住過美麗的大城市, 從小接觸的新奇趣事。莎朗自幼跟媽媽住在森林小屋過著樸素的生活, 愛麗絲口中的世界就像一個未知的異世界, 使她忍不住露出羨慕的神情。

莎朗走近櫃子, 她隱約記得上次店主在櫃子左側第十四個抽屜裡放滿緞帶。莎朗在心裡向媽媽道歉, 慢慢解開領前的蝴蝶結。

可是當莎朗的手碰到一條絲質緞帶時, 愛麗絲從店內喚著她的名字。她抬頭一望高掛在流洗台上方的時鐘, 發現原來已經快到店子營業的時間了。

莎朗只好把白色緞帶放回抽屜裡, 並重新結上蝴蝶結。


午後的陽光把長廊照得光亮, 看來今天店內也會相當熱鬧。

大門的門鎖響起金屬的聲音。莎朗急忙的想回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沒想到卻幾乎要被自己的長裙絆倒, 她捏了一把汗。

愛麗絲壓低聲線取笑「莎朗實在愚蠢得無藥可救」, 她不禁懷疑為什麼愛麗絲從不覺得自己很囉唆?

今日只有店主一人, 他踏入門口後直接領著文件衝入起居室撥電話。那是向客戶確認訂單的重要步驟。

跟客戶談了很長時間後店主終於掛上電話, 取出了一個高貴的盒子, 然後湊近莎朗安坐著的櫃子。店主的身影映照在莎朗那雙晶瑩剔透的玻璃瞳孔內, 下一秒店主就把莎朗輕輕抱入懷中。

店主拿起梳子為莎朗整理她的頭髮。莎朗剛來到店子那天, 店主曾讚賞過她的長髮會在光芒下反映出麥田般的金黃色。她想像自己是個居住在城堡的小貴族, 而不是隨處可見的鄉村女孩。

可是莎朗理解她和愛麗絲都只是個活在童話裡, 為達成小孩夢想而製造的洋娃娃。永遠無法成為世人憧憬的貴族。

店主由莎朗打開過的抽屜裡取出新的緞帶重新為莎朗結上蝴蝶結。那是一條絲質的白色緞帶, 是莎朗幾乎伸手可碰的那條緞帶。她覺得自己快要哭了。

縱使洋娃娃是沒法掉淚的, 可是莎朗覺得自己的臉有一道看不見的淚痕。

很快地, 莎朗又被溫柔地移動起來了。她的天空逐漸被盒子蒙蔽, 在四周化為黑暗前, 她默默地向大家、向愛麗絲、向店主道別。

然後她聽見店主用緞帶綁起盒子的聲音。
 ...READ MORE?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2011’12.30・Fri

The day of birth

在誕辰之日, 清澈的湖水上浮起蓮綺,
長著寶石藍翅膀的蝴蝶在半空中起舞。

我吸了一口捲在掌心的煙草,
然後讓口中的煙霧
釋放到這冰冷的空氣的懷裡。

時鐘指針發出猶如小雞破殼而出的聲響,
軟弱的、堅強的。
侵蝕著母體。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