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0・Thu

[Re:Silence] Rain

Rain

組織的同伴說道, 暗殺者是活在黑暗邊緣的生物。

我們既憧憬日間又懼怕日間。

因為傷口在照過太陽的暖和光線後, 就會變得又紅又痛, 活像被蜜蜂蜇了一大包般痛苦。


從有記憶的歲月開始, 疼痛和傷痕已經入侵我的生活裡。

奄奄一息的呻吟和求饒的說話是睡眠之際的催眠曲。

多年來與自己最緊密的物品的紅線, 也逐漸在手臂上沈澱了無法洗脫的印記, 我沒法成為普通的人類。

我抽著鼻子呼吸殘留在紅線上的血腥味, 不敢發出聲音地哭泣。


我喜歡大雨的日子, 因為雷雨交雜的晚上代表久違的歇息。

日常熱鬧的街頭上都不會再見到半個人影, 四周靜悄悄的彷彿自己獨佔了整個小鎮。

豆大的雨水打在身上, 所有的痛楚都在一瞬間衝入心臟裡, 但是心底卻無比寧靜。

只有這一刻, 我們才能短暫地恢復純真的臉孔。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Thousand Nights: Magi小說

BGM: やなぎなぎ - 星灯りの街灯

有時候賈法爾會哼唱一些由我不認識的言語所編織的歌曲。

「那是我的故鄉的童謠」

「故鄉?」

「嗯, 那兒原來是一個和平的沿海小鎮。海鷗會振翅高飛, 白天鵝能夠安祥地棲息的理想地。」

「嗯」我點頭。

我很清楚賈法爾的故鄉之後的命運, 那個比血腥童話更要殘酷無比的史實。

暗殺集團侵入城鎮虐殺手無寸鐵的平民, 搶走他們的土地及賴以為生的動物, 擒拿孩童以培養奴隸或冷酷無情的殺手。

任何淚水或反抗都會成為施以酷刑對待的原因, 因此這些孩子漸漸地學會了沈默和冷漠, 並且無一幸免的落入自殺或毒品的深海裡。

「有時候我很慶幸記憶是一種如此曖昧的機能。只要你用藥品把它麻痺, 你就可以任意竄改遭遇、淡化苦痛, 而你還會信以為真。」

賈法爾咬著冒煙的煙草平靜地述說他們如何蒙騙自己。

「否則我們早就割破自己的喉嚨了」

賈法爾雖然脫離了藥物, 卻無法離開煙草。

「因為沒有煙草就彷彿不是自己似的」

即使過著和平的生活, 他依然徘徊在歌曲和現實那道永恆的黑暗之中辛苦地喘息。

「賈法爾沒有過去, 只有現在」

淨是嘗試憶起那些依靠踐踏別人血液求生的故事就已足以令人窒息, 不如乾脆切斷過去的連結。

所以賈法爾從來不會主動提及自己故鄉的事情。

不過每次他哼唱那小節的旋律時, 臉上都會展現難得的安祥樣態。

他就像一隻沈醉在自己的回憶中的小鳥一樣, 停靠在那片大陸的海岸線追憶那種令人懷念的鹽味。

那副自然的神情使我一時跑溜了嘴。

「賈法爾, 可以告訴我更多關於你的故鄉的事情嗎?」

琥珀色的酒裡倒映出賈法爾因驚訝而收緊的瞳孔, 我聽到自己心臟砰通砰通地敲動的聲音, 感到後悔起來。

「抱歉」賈法爾把臉蛋埋入他的寬袖下, 露出有點複雜的笑容。「我已經記不起來了」

「沒辦法, 人類的記憶總是太輕浮了」

「...」他欲言又止。

「不用再說了。回去休息吧, 賈法爾」

我輕輕撫摸賈法爾的銀髮。

「遵命」
 ...READ MORE?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Thousand Nights: Magi小說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マギ

推薦BGM: supercell - 星が瞬くこんな夜に


酒杯的冰塊一點一滴溶解, 遺留一抹水痕。

辛巴達憶及那句痛心的說話。

「事到如今已經太遲了, 我的內心老早已經凍結起來。」

辛巴達深信再冰冷的心也會變得溫暖, 甚且綻放真摰的笑容。

皎潔月色柔和地照亮了木製棋盤, 辛巴達伸出手來抓起一塊棋子。

可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離那個孩子無憂地微笑還有很漫長的時間。



賈法爾踏著布鞋從迴廊的盡頭走到, 輕力敲門。

「吾王, 賈法爾有事求見」

「進來」

推開沈重的大門, 賈法爾恭敬地行禮。

「陞下, 抱歉夜深打擾。但有關煌帝國的公主殿下一事...」

房間內飄來一股濃烈的酒香。

「辛, 你又在喝酒嗎?!」

口中的謹慎辭藻一下子消失不見, 急躁的語言躍跳出來。

辛巴達沈默不語, 微微翹起嘴角。

「別這樣說吧。賈法爾, 難得今晚來到, 不如來喝一杯?」

辛巴達撩起賈法爾的頭巾, 放到自己的唇瓣上。

賈法爾刷紅了臉孔, 但很快又恢復往常的神態。

「不行, 我還有公事在身」

賈法爾撥開辛巴達的手。

「賈法爾的腦筋真頑固呢」

賈法爾臉上露出一副厭煩的表情。

「這是與生俱來的。」

「那可不是吧?」辛巴達挺起身來, 從後抱緊賈法爾的脖子磨蹭。「我可記得一清二楚喔, 小時候的賈法爾是個很乖巧又直率的孩子」

「辛...? 你喝太多了。」

「耶? 沒有喔~嘻嘻」

賈法爾無力地嘆氣, 小心翼翼地把長得比自己高的辛巴達扶到床邊。

辛巴達跌倒似的躺下後, 馬上呼呼大睡。

賈法爾提起腳尖離開。

「賈法爾, 我希望你能夠愉快地生活...」

賈法爾向床上的辛巴達報以一額微笑。

「被大家愛戴著, 賈法爾現在活得很幸福喔」

賈法爾關上大門, 撫摸著門上的雕刻輕聲說道。

「請好好休息, 明日早朝時再見。」


(完)



後日談

「賈法爾~~~昨夜我很感動喔!」

「你居然聽到...不對, 那只是混入酒精後的失言」

「你明明連酒杯也沒碰過!」
 ...READ MORE?

留言:(0) TOP
Categorie:Thousand Nights: Magi小說

2013’02.12・Tue

what is right(辛賈)

過去捏造注意。
賈法爾視點。

BGM: supercell - the bravery



主人動也不動地倒躺在我的眼前。鮮血從傷口淌出, 逐漸形成腥紅湖泊。

辛巴達手執長劍, 一臉嚴肅地凝望住我。

主人動也不動, 他那雙瞳孔充斥恨意, 我冷不防地顫慄, 金屬鏢從鬆弛的手裡滑落到地上。

當我察覺的時候, 辛巴達已經捉住我的雙手。

「賈法爾, 過來吧」

他寬大的臂彎把全身污穢不堪的我圈住, 毫不在乎沾染我身上的血液, 只是默默地撫摸我的腦袋。

辛巴達的衣服嗅起來有一種與我無緣的清新香味, 我的氣息慢慢鎮定過來。

「聽好了, 賈法爾。我要帶你離開暗殺集團, 今後你將自由, 再也不用殺人了。」

我抬起頭, 難以置信地凝望住辛巴達。

辛巴達徐徐綻放柔和的笑容, 仿如太陽一樣燦爛, 是我從沒見過的明亮笑容。頓時, 我的世界充滿了光明和暖意。

我用力抱緊辛, 哭得不成人樣。

然而, 主人的血液從懸空的手滴落到石板地時, 卻發出既響亮又令人不安的聲音。



在我擦乾淚水後, 辛巴達和多拉公先生早已打點好一切, 動身帶我離開。

我不清楚是甚麼驅使貴為貴族的多拉公先生毅然背棄他的君王殿下, 但我隱約覺得多拉公先生跟我一樣被辛巴達拯救了。不過多拉公先生終究跟我不一樣。

我只是一隻被辛巴達拾來的野貓, 被隱形的鎖鏈扣住盲目地跟住他。



為了逃避辛巴達和多拉公的母國及暗殺集團派出的追兵, 我們連夜繞道, 依靠河川的游魚和植物維生。

終於在第六日, 我們入境一個被森林包圍的國土─阿里瑪國。

阿里瑪國是一個中立國, 國內的動物數量比國民還要多, 儼如一所活生生的動物園, 跟夏姆.拉修鄉擁有不同的氣息。

雖然這樣的異地暗藏危機, 但卻給迴避人們的我們造就了藏身和自供自給的絕佳環境。

「喂, 辛巴達。今後你有甚麼打算?」

暫居簡陋的宿地時, 多拉公先生問道。

「我想先在此停留一週恢復元氣。在這兒我們有天然的屏障, 暫且不需要懼怕追兵來襲, 而在這段日子我會把握機會打探第十六迷宮的事情。」

「但你打算怎樣處置那個小鬼? 我可不會替你照顧小孩喔」

「我想帶他去市集和市內圖書館學習。我認為他擁有資質, 讓他學習暗殺術以外的事情一定會有幫助。」

多拉公先生嘆了口氣。

「我真不明白為什麼你會那麼在意這小鬼。你知道現在我們大搖大擺地出現在公眾地方會增加我們的危機吧? 何況那小鬼根本還不肯相信你, 即使他親手刺傷自己的主人, 我們還不知道他會否伺機暗殺你報復的。」

辛巴達用眼角瞥我一眼。

「我不知道。可是我覺得他本性單純, 無法放下不管, 而且我也不能原諒利用小孩子作暗殺者的混蛋。」

一股怒火在他的拳頭燃燒。



辛巴達賜予我溫暖, 教授我眾多世間的常識。

天空是晴朗的, 世界不復冰冷。

然而, 我仍會被一種罪惡感和矛盾侵蝕心靈。

主人一直以來所教導我的「常識」和「真理」在辛巴達面前都會淪為愚蠢荒謬的雲煙。有時候我會陷入混亂, 質疑自己的生存方式。

辛巴達把書本收起來, 帶我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

然而, 惡夢仍然持續不斷。

我夢見那些被我親手殺害的人。

他們雙目充血, 散發敵意。有的人會拿出木棍及利刀虐打我, 直至我從全身疼痛中醒來。

「咳咳...呃」

胃袋縮成一團, 今日也得趁辛巴達起來前擦拭好嘔吐物了。

我放輕腳步拿出抹布清理地板。

無論吃過多少飯菜, 我都會在清晨通通吐掉, 所以我一點肉都長不出來, 我甚至懷疑自己能否長大。

這樣的我真的可能變成普通人嗎?

「賈法爾。」

那是主人的聲音。

我嚇得馬上抓起金屬鏢環視房間, 但眼前只見空無一人的房間, 沒有任何入侵者的徵兆。

「去殺掉他們吧賈法爾」主人的聲音在腦裡迴響。「以牙還牙, 以眼還眼是大自然的規則。」

我的手不停顫抖。金屬鏢割穿皮膚, 流出鮮血。

「不要聽信他人的溫柔語言, 殺不掉的人只會一心尋找報復。」

血液的腥味攪動我的胃袋。

「不對! 辛巴達他...辛他...」我發狂似的喊過去。

冷汗從頸沿滑落, 腦袋發出劇烈的刺痛, 我屈膝牆角邊抱頭。



「賈法爾! 是敵人嗎?」

辛和多拉公先生衝入房間來。

「辛...辛...我」我的喉嚨發不出聲音來, 恐懼捲入身軀, 腦袋猶如被挖空了一般, 無法思索。

「不用怕不用怕, 那只是惡夢而已。」

辛伸出手沒收我的金屬鏢, 然後抱住我的勃子從上而下地拍背。待我嘔吐完後, 辛吩咐多拉公先生遞來暖水和替換的衣服。他抱起更衣後的我, 帶到他的臥床上躺平。

「辛巴達, 我總算理解你在意這小鬼的原因了」

「嗯, 心靈越脆弱的孩子越會受痛苦折磨。我親眼看過太多聰明善良的小孩踏上絕望之路, 所以總會情不自禁地...」

「嗯」

多拉公先生安靜地關門。

「這次要做個好夢喔, 賈法爾。」

一額溫柔的吻落在額頭。



翌日, 辛他一口氣說了幾番話語。

有關母國無藥可救的事情, 以及他和他的母親都受盡飢餓、疾病和貧窮所迫, 令他決志賭下一切創造平等的世界的理想。

還有─

「我希望你記得你是我們重要的家人。」

我不能判斷辛他的想法是不是正確的。也許在其他人的眼中, 這些言語又會被嘲笑為愚蠢荒謬吧。

可是當我偷望到多拉公先生堅定的表情時, 我沒由來地相信我可以 以自己的意志追隨辛, 並且利用自己的雙目確認他的理想能否實現。



後來, 因為辛查出第十六迷宮的情報, 我們決定提早啟程展開新的迷宮冒險。

必定要比其他人更早得到力量。

那晚, 我呆呆地望著鏡子內的自己, 那是一副瘦得不似人型的身軀。

我用力把身上的繃帶扯斷, 死命地抓住肥皂徹底擦洗自己的身體。

為了活得更接近一個普通人。
 ...READ MORE?

留言:(0) TOP
Categorie:Thousand Nights: Magi小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