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30・Fri

The day of birth

在誕辰之日, 清澈的湖水上浮起蓮綺,
長著寶石藍翅膀的蝴蝶在半空中起舞。

我吸了一口捲在掌心的煙草,
然後讓口中的煙霧
釋放到這冰冷的空氣的懷裡。

時鐘指針發出猶如小雞破殼而出的聲響,
軟弱的、堅強的。
侵蝕著母體。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2011’12.03・Sat

貓語: ACT. 3

"喵喵喵喵!"
(第16屆貓咪會議要開始了!)

"喵喵喵喵喵喵喵"
(在此我謹代表全體感謝各位賞面出席)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我是Fatty, 擔任是次會議的主席)

亞特安靜地守在樹陰下觀察著那群圍繞坐在Fatty身邊的, 亞特素未謀面的貓咪群。牠們當中有的長著短耳或長耳、有的長著短毛或長耳或蓬鬆的卷毛、有的長著雪般的白色毛髮或令人聯想起塵埃的灰色毛髮。

亞特從未見過這麼多不同品種的貓咪結集在一起。而且牠們都耐心地聆聽Fatty滔滔不絕的致辭, 絲毫沒半點插嘴的舉動。這讓亞特覺得很新奇。

不過細心留意後, 亞特終於發現牠們的共通點。

每隻貓咪身上的毛髮都打理得乾淨、富有光澤。除此之外, 牠們的表情上充滿著神采, 沒半點挨過飢餓的痕跡。

亞特猜測牠們都是住在附近的家貓吧。一生只要懶洋洋依靠在點火的火爐旁睡覺就會有人關懷, 待天色轉暗後不慌不忙地吞食飼主早就準備好的食物就能夠生活的貓咪。

亞特承認自己沒法不懷羨慕之心看待牠們, 縱使牠自己也終於尋覓得帶給自己幸福的主人。不過那個主人也有點...嗯, 亞特也不曉得怎樣形容。應該是「奇特」?




「亞瑟! 偉大的HERO降臨喔! 快開門恭候耶!」

那是某個冬日的清晨。從北面迎面吹來的寒風讓阿爾弗雷德也禁不住震顫著身體。所以他用手指能夠承受的最快速度連續按響亞瑟家門前的門鈴, 希望可以吵醒屋中主人拯救自己脫離這「北/極/圈」(對美/國人來說, 這兒冷得足以媲美北/極/圈)。

不對, HERO才不需要其他人來拯救。儘管是保安再嚴密的門鎖, 只要HERO稍微用點兒力就能破壞掉。世界上沒甚麼東西可難倒世界級英雄的。只是 有時候HERO也需要讓配角活動活動好滿足他們嘛。

「所以, 亞瑟快開門啦!」他用力拍了拍門。那股傳出來的巨響彷彿是電影裡面怪獸走路時形成的聲響。

「吵死了! 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天還未亮啊! 你那個空洞洞的腦袋裡面連『常識』這字都沒有嗎? 我真高估你了」呯的一聲, 亞瑟已經推開了木造大門朝著阿爾連珠炮大罵過去。

嘛 這也是阿爾弗雷德所預料到的。

「呵呵, HERO可不像亞瑟, 我是早睡早起的喔」阿爾弗雷德一臉得意地盯著亞瑟怒不可遏的表情。

「現在才5時啊! 而且誰會相信你的鬼話, 每次假日明明都愛睡到中午才起床」

「才...才不是耶!」

亞瑟輕輕抓了抓金色的後腦, 裝作沒有在聽的樣子。然後他的視線落到阿爾懷中那隻正在辛苦抖動的小傢伙。

「喂, 你手中的是...貓咪嗎?」

「啊 對喔。牠叫亞特~是最近成為HERO家的新成員」阿爾把小傢伙舉到亞瑟面前。「很可愛吧!」

「是滿可愛的...不過」清晨的冷風吹得特別凌厲, 讓亞特猛烈地抖動。亞瑟覺得不忍心, 於是他重新推開大門 架出歡迎來賓進入的手勢。

「嘛 既然你已經來了, 先入內溫暖身體吧...」亞瑟從臉頰的體溫知道自己臉上泛起了莫名的紅暈。「事先說明我只是不想讓無辜的貓咪在戶外承受寒風, 可不是為了你啊!」他急忙地澄清。

對啊 這是被寒風吹打擦紅的, 才不是在臉紅或者擔心那個天生肥胖、腦袋空洞、行為莫名奇妙的笨蛋。

「那麼我先去泡溫薑茶。啊 還要給貓咪一點溫牛奶呢」在阿爾弗雷德還來不及回應前, 亞瑟已自顧自地走到廚房內泡茶煮牛奶。

似乎只要一關乎到小孩或動物, 他就會特別熱心, 真是個怪人呢。阿爾偷偷在心裡想。

阿爾弗雷德把亞特放在餐桌上, 摸著牠的頭問。「你說是不是?」只見亞特一臉無辜地扭動牠瘦長的頸盯著阿爾。(阿爾忘了他沒有把心底話說出來)「你也認同吧?」

亞瑟帶著茶具和盤子重新返回大廳, 並把它們從托盤上逐一放到餐桌去。

「起來說 你家不是去年才收養了一隻大狗嗎, 又要養新寵物了? 雖然我知道你自小喜歡跟動物遊玩(這時候亞瑟回想起小阿爾拉著水牛轉圈跳舞的畫面), 但是你要記得我們根本沒空照料牠們吧」

「沒辦法啦, 原本HERO我也不打算收留牠的。可是牠自己偷偷跟著我身後回家(跟某人一樣不誠實。阿爾在心裡補充)而且啊」阿爾把食指放到亞特的眉毛上, 「你看牠這雙粗眉毛不是跟某人很相似嗎? DDDD」放懷大笑。

「我說過別再叫我粗眉毛吧!」亞瑟的眼睛一瞬間閃過阿爾在戰爭中拜見過的兇惡眼神, 開始揮動拳頭。

「哈哈哈, 就是這雙粗眉了!」阿爾笑得更放肆, 同時間閃避亞瑟的拳頭。

讀者們, 雖然阿爾的身形雖然比較...巨大(咳), 不過他靠著平日鍛鍊有數的反射神經, 輕易避過這些沒有認真發動的攻擊。

「那麼」阿爾弗雷德順勢抱著亞瑟的腰, 然後擺出足以瞬殺少女們的完美笑容。「這次HERO打算逗留至世界會議結束為止, 這段期間內我和亞特可以暫住在你家嗎?」

雖說沒有動真格, 但亞瑟倒真的驚訝阿爾會如此輕易避過他的拳頭。(如果阿爾正面接著他的拳頭他反倒不會這麼驚訝)

不對, 臉也靠太近了吧! 這微妙的距離害亞瑟不敢直視那雙藍寶石般的通透瞳孔。(直盯對方的眼睛說話可不是英/國紳士的作風耶!)

「可...可以的」亞瑟覺得身體越來越燙, 腦袋也快要變得一片空白了。(可惡, 快把我放下啊!!! 他心裡喊叫著。)

「嗯嗯, HERO就知道亞瑟會答應的了。所以事前可完全沒考慮過訂酒店喔!」

「你倒是給我考慮一下啊!!!」於是阿爾的臉上又多了一擦紅印。


To be continued...

--------------------------------------------

相隔1年的續集終於面世了!(爆)
相信各位讀者早就忘記這篇文, 所以感謝大家再來留意喔。(還有新來的讀者你們好~)
今次兩隻貓咪終於見面了! 雖然這個笨蛋作者未寫出牠們感動(?)的初次見面場面。
今回的視點也許轉得有點混亂, 希望大家不會介意呢。
還有今次也寫得很愉快, 害我越來越想養貓咪了orz

另外再次祝本日生日的鳴生日快樂。
如果不介意請把這篇文當成我的小小心意, 畢竟經常為你添麻煩。><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2011’12.03・Sat

貓語: ACT. 1-2

[ACT. 01]

冬日早晨, 天空被沈陰的灰空籠罩。

阿爾弗雷德.F.瓊斯雖然自稱為新世代HERO, 不過他還是會像普通人一樣懼怕寒冷天空的。他穿上一週前在服裝店千挑萬選買下的帥氣大衣, 兩手抱著一大袋甜甜圈出門上班。

一道寒風吹過讓阿爾猛地打了個噴嚏, 他馬上緊緊抓住大衣然後咬了口甜甜圈, 心裡想著「HERO才不會輸給冬天!」就條然跑起來, 那副姿勢就好比自由翱翔高空的大鳥般充滿生氣。


工作自他走進辦公室一刻開始接踵而來, 官員絡繹不絕向他交出最新的報告又或者交代新政策問題, 不消數秒堆積在辦公桌上的文件已經比他的頭頂還要高了。

下午的小休時間, 他走在柏油路上希望能夠尋找到一份足以安慰自己的豐盛午飯。他從他的總統老弟(沒錯, 阿爾總愛這樣喚偉大的總統)口中打聽到教堂附近的商業大樓裡開了一家味道不俗的新餐廳, 他拿著抄寫了地址的紙條口裡哼著Jason Mraz的「The Remedy」向目的地前進。

阿爾品嚐完濃郁香滑的咖啡後捧著滿腹在公園裡散步, 突然他被一道微弱的動物叫聲吸引著。阿爾在草地上四周張望終於在一顆大樹旁發現了一隻短耳小貓, 牠動也不動地伏在樹陰下, 棕色毛髮凌亂飄飛怪可憐的。

「喂, 你這小傢伙!」阿爾弗雷德湊近把牠抱起, 豈料小貓咪竟發出兇惡的叫聲, 狠狠咬了阿爾的食指。

「痛...! 你這隻貓咪真兇惡呢!」阿爾放棄似的輕輕把牠放回草地上, 沒想到走遠了幾步後小貓咪又再次嗚叫起來。阿爾弗雷德停頓下來回頭偷望貓咪, 內心幾番掙扎後終於決心離去。


夜幕低沈, 阿爾拖著疲倦的身子逃離辦公室, 桌上的文件毫無減少的跡象, 不過此刻阿爾的思緒都被貓咪佔據了。

他跑回那顆大樹下尋找小貓的蹤跡, 一個下午後小貓顯然又虛弱了, 哭嗚聲多了幾分淒慘的味道。

小貓一見阿爾靠近, 嚇得想馬上逃跑。阿爾露出困惑的神情強行把牠抱入懷中, 小貓才終安靜下來, 牠拾頭凝視著阿爾, 那雙眼眸充滿著懇求之意。

「...真受不住你, HERO去給你買個飼料好了」阿爾領牠到附近的超市, 隨意拿下了幾罐貓糧後付錢。貓咪大概是餓極了, 興奮地吞啃阿爾給牠的魚罐頭, 很滋味的樣子。

「你這小傢伙還真不率直哪, 簡直跟某人一樣...」語畢, 阿爾任由身體躺在草地上, 然後空氣中又只餘下貓咪狼吞虎嚥的聲音。

"喵─" 小貓用舌尖舔撫阿爾的臉, 騷癢讓阿爾笑了起來, 他粗魯地撫摸小貓的頭。

「小傢伙乖~」"喵─"貓咪像要回應阿爾般, 而牠的叫聲充滿喜悅。

「哈哈, 雖然HERO我很想將你這小傢伙接回家, 不過我家呢...」由於家中已經養有一條大狗, 阿爾恐怕小貓咪回家會遭到欺負。

阿爾重新拾起四散在地上的空罐子胡亂塞入膠袋去, 慢慢遠去。

「再見囉, 小傢伙」

遠行幾步後, 阿爾隱約聽到運動鞋踩踏野草的聲音下還有一絲微弱的腳步聲, 阿爾轉過頭來發現小傢伙竟然一路跟在他身後。

「我說過不可以把你接回家吧?」阿爾溫柔地撫摸了小貓咪, 小貓咪卻竟得意起來, 一頭湊到阿爾腳下磨蹭。

一瞬間, 阿爾失去了言語, 他按著自己通紅的臉蛋。「真...受不住你」

於是, 阿爾家添了一名新成員。




[ACT. 02]

-Alfred Side-

甫進屋內, 寬敞的大廳映入眼前。等到阿爾打開電燈後, 在大門守候多時的牧羊犬馬上撲上主人身上。

「嗚哇─」小貓在阿爾手中微微一顫, 跟阿爾一同倒在地上。「哈哈, Johnny!」阿爾高興地喚愛犬的名字。牧羊犬Johnny親熱的舔咬阿爾的臉頰, 跟阿爾玩得樂不亦乎。「哈哈, 很癢的說!」

然後牠像嗅到小傢伙的存在般, 突然拾起鼻子推壓阿爾。「Johnny?!Stop!Stop!」Johnny的舉動使小貓嚇壞了, 牠使勁縮成一團。可是身為野貓的牠也不甘示弱, 張牙舞爪在空中來個連環攻擊。

Johnny靠牠敏捷的身手成功避過了幾發還擊, 不過由於牠的身軀龐大, 仍然有幾處不幸地被抓傷了, 在室內響起幾聲悲嗚, 讓阿爾倒抽一口氣。

「Johnny?!」阿爾急得大叫起來。不過Johnny又迅速架起姿勢準備, 而剛才一直躲躲藏藏的小傢伙也決定正面迎戰, 牠一躍而跳漂亮地着陸, 眼裡露出兇惡的目光。

貓狗大戰一觸即發。

「呃...你們可別在家裡打起來喔!!」就連平時比別人少一條腦筋的阿爾也感受到牠們之間的敵意。

為了他的家, 為了那疊被他隨意棄於桌上的機密文件、為了那台新購入的掛牆大電視機, 還有還有─長居阿爾心中第一重要的, 茶几上那堆漢堡包! 他知道自己必須介入阻止。

甚麼, 你說你隱約聽到總統老弟在哭? 我相信你一定是聽錯了。總統應該為HERO的明智決定感到驕傲才對吧☆


"Hamburger Street─♪" 電話鈴聲很KY的響起, 阿爾一手抱著心愛的漢堡, 一手抽出在他口袋裡閃著光的手機。

「喂, 是阿爾嗎, 關於上次會議中的提到的那個方案...」一道熟悉的嗓音傳入阿爾耳中。

「原來是亞瑟呀。抱歉HERO我現在忙著沒空理睬你啊!」阿爾毫不客氣地開腔。「你說甚麼?!」阿爾可聽到對岸的木地板發出吱吱的刺耳聲音。「有甚麼事比公事還重要?!」

「有啊, 而且這可是攸關性命的大事件啊!」阿爾連忙糾正亞瑟。「你在說甚麼...」亞瑟緊張兮兮的問道。

「我的漢堡啊!」亞瑟突然覺得他的頭在作痛, 誰想到這小子會理直氣壯的宣言漢堡比公事重要, 究竟我的教育方法哪兒出錯了...該死, 他的鼻子又開始酸痛起來。

「阿爾你這笨蛋!」聽筒裡響起亞瑟的話後遭切斷。「我究竟又做了什麼...」阿爾合上電話後長長嘆了口氣, 動手拆開一個漢堡往嘴裡塞。

每次每次都是這樣, 儘管已經一把年紀, 卻總是如此莫明奇妙(?)、如此小氣(?)的。

此時貓狗仍然在地上扭成一團, 可是牠們的主人的思緒卻已經飄往遠在大西洋另一邊的戀人去了, 手中的漢堡一個接一個消失在他的胃中。

-------------------------------------------------------

-Arthur Side-

「可惡! 阿爾你這笨蛋!」亞瑟不留情地摔下他的古董聽筒, 然後一個勁兒坐在絨布座椅上。他凝望著桌上的合照, 以前的阿爾才不會說令他生氣的話, 長大後卻變了另一副模樣。「可惡, 我要詛咒你患感冒...嗚嗚嗚」

聽到主人的碎碎唸, 方才仍安睡在陽台的米喵用眼角悄悄偷望他的金髮碧眼主人。"唉, 又來了又來了, 亞瑟大概又跟他的戀人鬧翻了吧..."

他們每個月總要為小事吵五次、為大事鬧翻兩次, 最初米喵很擔心主人和戀人會分手, 可是奇蹟地, 這種事從未發生。不知不覺, 米喵自己也忘記牠是從何時習慣了他們這種奇特的相處模式。這種事發生多了即使是貓也會厭吧, 真虧他們從不生厭, 牠暗自嘆息。

牠輕鬆一躍就跳上亞瑟的雕刻木桌上, 亞瑟瞪著突然自動現身的胖貓。可惡, 這又令他想起某人了, 他指著米喵連珠砲發。

「一切都怪你啊! 竟然說漢堡比戀人的電話更重要! 我...我才沒有受打擊啊啊啊─!」米喵看到亞瑟整張臉都被憤怒染得漲紅, 然後他又激動地伏在桌上, 遏力抑制的淚水最終還是把他心愛的桌面弄濕了。

眼框裡溢滿淚水的人在逞強甚麼...米喵在心中猛烈吐槽。接著牠輕輕舔了亞瑟的掌背, 見亞瑟終於抬起頭來, 牠悠然翻一下身子露出白色的肚皮, 要亞瑟幫牠抓癢。

「你這隻笨貓...其實並沒打算安慰主人吧...」

-------------------------------------------------------

-Alfred Side-

阿爾不曉得昨晚他是何時入睡的, 因為他的腦海只留下醒來後驚訝發現貓狗相互友善的為對方舔撫傷口的記憶。

混亂的黑夜過後, 瓊斯家回復平靜。

果真兄弟吵架無隔夜仇, 阿爾抓了抓頭佩服地作出結論, 無視牠們的種族不同亦非兄弟的事實。

不論怎樣, 伴上喜訊的早餐不是值得高興嗎!


正如一般美/國家庭一樣(?), 瓊斯家的早上由新鮮滋味的漢堡包開始。

阿爾喜歡按當天的心情和喜好每天調配不同的饀料和醬汁品嚐, 今天他就選上了萵苣絲、炸魚塊, 沾上適量的芥末和蕃茄醬品嚐。酸辣的醬料襯托出魚的鮮甜, 加上新鮮的萵苣絲後在嘴裡形成一種新穎過癮的口感, HERO滿意的頷首。

然後阿爾就為他的愛犬準備早餐, 聰明的Johnny見主人手上的乾飼料興奮地搖著短小的尾巴撲上阿爾身上。牠仔細觀察阿爾有否把所有飼料倒入牠的飯盤後, 又會乖巧地伏在地上靜待阿爾批准。

實不相瞞, 其實阿爾看到Johnny大口大口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倒也好奇狗糧的味道, 不...不過拯救世界的英雄才不會去跟狗兒搶食物喔!

接著阿爾優雅地(在阿爾的想像下, 他無時無刻都保持著優雅的)將他心愛的咖啡豆灌入全自動咖啡機, 棕色的液體自排出口一滴不漏的流入專用的麥克杯裡, 濃烈而香醇的咖啡香撲鼻而來。

窗外薄霧漸減, 露出一大片的雲彩, 阿爾提起他的麥克杯在陽台吸啜, 享受華盛頓DC寧靜的清晨。

飽覽這片動人美景連藏於心底的一點污垢都一洗而清。

但, 阿爾內心卻仍不感舒暢...這到底是?

正當阿爾這樣疑惑著, 腳邊響起一道"喵~"的脆弱嗚叫聲。哎呀, 原來他險點忘了他家的新成員啊!

「抱歉抱歉, 咦, 你還沒名字呢!」阿爾連忙放下杯子, 伸手探過小貓瘦削的腋下讓牠站起。「好! 既然如此, HERO就來為你取個威風凜凜、一嗚驚人、名留千古的名字吧!! 你喜歡華盛頓、林肯抑或是...」

阿爾眼見貓咪露出一副呆滯又無奈的神情, 粗魯的把小傢伙舉高, 貓咪雖撐起後腿奮然抗議, 青翠的瞳孔卻依然直盯著他。

一個蓬鬆金髮的矮小身影在阿爾的腦海裡掠過, 儘管那張臉那張嘴總掛著十萬個不字, 卻又死命盯著他不放。

阿爾開懷大笑, 沒想到他們連這點都很相似呢。

「亞特。」他再次把亞特舉得高高的, 哈哈大笑的就抓住亞特毛茸茸的小手任牠在空中轉圈。

"喵嗚!!" 嚇破膽子的亞特尖叫了幾聲, 然而暈眩沖上頭頂早已使牠無力反抗。

阿爾把全身發軟的牠抱在懷中走入廚房。

「亞特來, 我們去吃早餐吧!」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