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9・Fri

Scarlet Night #01(法英)

Scarlet Night

說明:
- 考試後產物, 偽警察偵探架空劇
- 全文為米英法傾向, 之後大概會有H(煩惱中)
- 副CP有墺洪夫婦, 其餘未定


第1夜 - 沈寂


子夜時分, 狂風暴雪吹襲煙霧瀰漫的英倫首都。彎月被巨大的烏雲遮蔽, 在陰鬱的夜空裡只能隱約露出一絲柔光。

國民遺忘外邊的世界, 紛紛留在家內享受深夜的靜謐。政府的廣播在寂寞的大街迴響, 一次再一次勸告市民留在家中。


一名衣衫襤褸的乞丐被捨棄在污穢的街道上。他厭惡地聆聽在他而言毫無意義的廣播, 抵受飢餓與寒風交逼。從垃圾堆中拾來的短袖運動衣和陳舊大衣沒能為他的身體留半點溫暖, 他捲縮成一團倚在磚頭砌成的牆壁旁抵檔寒風。

乞丐磨擦乾燥的雙手, 珍而重之感受那股轉眼即逝的熱力流過在熏黑的手指頭。乞丐想像著牆壁的另一邊掛滿五光十色的聖誕燈飾、燃燒著柴火的壁爐、溫飽且充滿歡笑聲的家庭。他開始在沈思, 究竟上一次自己吃飽的是什麼時候。




繁華街上, 一名身穿連身短裙的女人踏著搖搖晃晃的步履走入昏暗狹窄的貧民區。暗啞的金色長髮束成兩條醒目的馬尾, 隨風揚起。過份瘦小的身影令人懷疑她有點營養不良。冷凍的空氣刺著兩只光禿禿的大腿的肌膚, 讓她打上好幾個冷顫, 她抓緊羊毛大衣暗罵這惡劣的天氣和幾個名字。

區內長期客滿的垃圾場傳來強烈惡臭, 女人皺動眉頭, 掏出絲質手帕掩蓋鼻腔急步離開。節奏不一的腳步聲傳入乞丐的耳裡, 乞丐偷偷探出頭尋找聲音的主人。

乞丐笑彎了眉眼, 靜靜從牛仔褲唯一圓好無缺的口袋裡探出摺疊式生果刀, 雙眼充血等待自動上門的獵物。要從女人身上盜取物品並不太困難。她們大都毫無防備, 反應也欠敏捷, 意識到危險時往往已經失去反抗的機會。他只要從後用小刀架在那些倒楣傢伙的頸邊, 再稍加用言語恐嚇, 她們自然會乖乖交出身上財物來。

得手後, 他會把對方踢倒, 使勁往後逃跑。直至對方的身影及腳步聲完全消失於空氣。然後就可以悠閒地 點燃藏於大衣口袋裡的香煙, 享受名為勝利的甘泉。

這二十年來, 他一直靠這種卑鄙的手法混飯延命。其實他已好幾次發誓停止這種惡行。可是每當醜陋的思想佔據他, 他就會像著魔了似的, 襲擊無辜的途人。



躂、躂、躂。女人煩躁的步伐漸漸靠近。

還有一秒, 他握緊銳利的小刀計算著。


「打劫!」乞丐抓住金髮的後腦, 在女人的耳邊宣告自己的陰謀。「假若不想受傷便乖乖交出所有財物來, 否則...」刀鋒劃過空氣, 準確落到女人的喉嚨前。「別怪我...!」

女人微微顫動, 嘴唇微微張開, 露出雪白的牙齒。接下來是一陣沈默。彷彿不知恐懼為何物一樣, 女人不為所動, 默默等待時間的流逝。

乞丐這下著急了, 忍不住大罵「喂, 你是聾子嗎!」

「原來如此, 的確如傳聞一樣, 準確且相當熟練的手法。」有如男人一般充滿磁性的低沈嗓音振動無情的刀子, 道出過份平靜的驚嘆。

乞丐環顧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街道上除了他和"她", 沒有其他人。他的指頭漸漸鬆弛, 語氣僵硬。「喂...你, 是男人嗎…」


"女人"微微轉動頭部, 向乞丐拋出一道微笑。


乞丐抑制自己身體的顫抖, 露出畏懼的笑容。

「...真沒想到先生你會有這種奇妙的興趣」重新架起小刀, 乞丐一步一步繞到"女人"的前面。

小巧的臉蛋, 端正的五官。縱使面對威脅, "女人"的臉上卻沒甚麼表情, 從容得彷似平靜的溪水。祖母綠的眼睛有如寶石一般晶亮, 上方還長著一對自然的粗眉毛, 突顯"她"的輪廓和不思議的美感。然而在跟"她"四目交會時, 乞丐才發現"她"的眼神相當怪異。


猶如沒有靈魂一般空洞冰冷的神情。


乞丐感到心涼, 冷汗自額頭流到髮際, 但仍向"女人"喝道「老子不管你是男的女的, 總之...交出所有金錢來!」

"女人"停頓了一下, 然後好像終於明白意思似的緩慢地點頭。"她"微微傾斜上半身, 用修長的手往包包裡翻。長短不一的髮絲輕輕垂下, 露出白晢、富光澤的肌膚。眼前的"女人"的每一個舉止都動人優雅, 叫人著迷。


乞丐嚥了口口水。莫名奇妙的傢伙。他想。不過不管怎樣, 反正錢拿到手後就要完了。他一邊廂用眼角盯緊雙馬尾的女人, 另一邊廂確認逃走的路線。


"女人"不慌不忙地將"她"的錢包舉高示意。乞丐伸出沒有拿刀的手, 仍不忘保持距離「還有那項鍊, 全給我」

「知道了」"女人"勾起一邊嘴角, 一手扯斷項鍊, 珍珠和吊墜碰撞到地上再向四處散開。

「給─」

「甚...!」

"女人"作出投擲動作。錢包脫離"女人"的控制, 在半空打個後空翻漂亮地落到乞丐身後。乞丐慌張拾起錢包, 才發現裡面空空如也。他微微一怔, 轉身大喊「你!」


可是這一切都太遲了, "女人"的手肘已經一步直擊乞丐的手臂。小刀自乞丐的手中飛脫到地上旋轉幾圈。

「可惡!」乞丐連忙退後, 希望拾回刀子。不過下一秒, "女人"已從大腿邊拔出短槍, 槍口瞄準乞丐的腦袋。

「別動喔─」高跟鞋把乞丐的左手當作踏台。"女人"的雙眼流露出自傲, 高昂聲線裡充滿喜悅。

「那個...我只是想混口飯吃才會這樣做...我從來沒殺人的...求大人饒命別殺我...」乞丐眼見自己無路可逃, 開始低聲求饒。"女人"察覺到甚麼似的, 突然軟化她的動作。

「...不對...」雙眼睜大猛烈搖頭, 緊握的手指也慢慢鬆開了。

「...?」仍未從恐懼中清醒的乞丐在眼角窺見"女人"的笑容慢慢從臉上消失, 換來一副失望的表情。

「不對...不對...」"女人"沒由來的重複叨唸著, 額頭沁著汗珠。那雙祖母綠眼眸猶如被困於迷霧中, 無法凝視現實任何事物。



背後響起的警號聲把"女人"的意識帶回現實。冷冽的寒風再次流動。這刻"她"才記起要為乞丐銬上手銬。警車停泊在前面的空地, 一名金髮警察率先跳出車外。"女人"俐落脫去假髮, 向世界展現出屬於他的蓬鬆短髮。

「小亞瑟!」迎面跑來的是臉上留著鬍子的年輕大叔。被稱作亞瑟的女...不, 男人轉頭望向聲音的主人。

「太遲了, 法蘭西斯」亞瑟瞪著眼中人抱怨。


「抱歉抱歉, 因為前面的路上遇上一點阻滯...這回辛苦你了, 葛格不在身邊也沒寂寞吧?」稱為法蘭西斯的大叔溫柔地為亞瑟身上加毛衣, 然後取去手中的短槍, 仔細檢查他的手掌。

「沒。」亞瑟心不在焉的點頭。

「那就好了, 看來也沒受傷呢」法蘭西斯在眾目睽睽下, 抓起亞瑟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 任意、輕柔地落吻。粉紅在亞瑟透明的肌膚上渲染擴大。亞瑟焦急收回手。別過頭害羞地把玩手骨。

「...畢竟只是個外行人, 手法太嫩了」亞瑟的聲音失去了平靜, 那是他難為情的證明。

「嗯, 不過最重要是小亞瑟平安無事, 否則葛格可要一輩子活在後悔當中喔」

「...嗯」依舊是緩慢、含糊的反應。

法蘭西斯微嘆了口氣。

「好, 接下來就是部下們幹活的時間囉~護送公主殿下的任務就交由本人、法蘭西斯.波內富瓦負責吧」換上一貫的笑容, 法蘭西斯優雅而拘謹的彎下身子, 一舉一動熟練得使人以為他是活了幾百年的王子。

亞瑟瞬間愣住了, 但還是努力忍笑。

「誰是公主啊...」

「當然是我親愛的小亞瑟~」毫無預警下法蘭西斯給亞瑟抱個滿懷。

「放開我!笨蛋!」亞瑟反抗無效, 終於在半強迫下被推上警車, 消失在夜空中。


熱鬧過後, 街道只剩下警察低聲交談和通話機的聲音。看到剛才莫名其妙的風景, 乞丐開始懷疑世間的一切。大概他已經脫離真實太久, 沒法跟上現代的思潮。他摸摸自己的頭。

亞瑟的影像深深印在他的腦海裡。那孩子空洞的眼眸深處隱藏著黑暗的深淵。


乞丐感到胸口一陣鬱悶, 決意為那孩子的未來禱告。

「哈哈, 沒想到我尚留有感情...」此刻他的軀體已經不再感到寒冷。就好像倦透的身軀終終獲得解放似的, 他滿足地躺臥在污穢的大街上。



─ To be continued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