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亞瑟從馬車下車。

天空一片明亮, 太陽如常照耀世界, 地上草木叢生。

一切都正常地作息。


眼前是一片森林。

樹木把自己的枝葉高高伸向天空, 為求多爭取一點陽光, 一點雨水。

連這兒也可以看到弱肉強食的情況嗎, 亞瑟輕輕苦笑起來。

把帽子戴好, 他慢慢沿著小路走入森林。



這處是不屬於他的土地。

數百年前, 亞瑟為了把這塊珍貴的土地得到手, 不措攻打其法蘭西等其他國家。

那時自己還年少不知事, 只懂得靠搶奪去滿足自己的慾念。

─建立出自己的帝國, 這樣就心滿意足了嗎?

已經忘了是誰説的話。只記得那傢伙在說完這番話就吐血身亡, 永遠消失在歷史的殘酷中。

不能忘掉揮劍的手感, 無數人類在自己手上倒下。

血液流出體內, 渺小的人類根本不能阻止國家的野心。

這是大勢所趨, 誰也不能阻止了。亞瑟對戰敗國拋以冷笑。

可是一到晚上, 他卻會變成人類一樣…

畏罪。

這是神父的說法。

在床舖上抖動著身體, 血的腥味傳到大腦中, 腦袋一片空白, 他無法思考, 無法掙扎。

那是地獄。


但是每當回家被天真小孩帶著歡笑迎接自己, 一切看起來都十分美好。

明知那不過是虛幻的一面。猶如…灰姑娘的魔法…

時間証明了一切。

小孩逐漸成長, 慢慢從自己身邊離開, 獨立去了。

最初獨立出去的是那金髮的高個子混蛋。

亞瑟承認自己曾非常偏心, 總是給他最多最好的, 花最多時間陪伴他。

別無他法, 他是亞瑟最疼愛的小孩。

可是他恨心捨棄了亞瑟的溫柔。

一瞬間, 彷彿整個世界都崩潰。

一根線斷掉了

只是這樣罷了, 眼淚卻如洪水般湧出。


那天後, 他的情緒跌到最低點, 很累…

已經不願意再看到這種情形了。

既然終有一天離去, 不如輕輕放手…

於是馬修、澳.洲、印.度、新.加.坡, 一個接一個…

亞瑟最瞭解。自己已經無法再給他們更多了。

昔日的柔情已經不復, 剩餘下來的只有悲痛罷了…


唯獨那孩子, 那名黑髮的孩子。

─香

亞瑟總是這樣稱呼他的。

香自小已經沈默寡言。

當其他小孩在嬉戲場地玩成一團時, 他卻只呆呆地坐在一旁讀著用奇怪文字寫成的書本。

跟其他小孩相比, 香的英文並不靈光, 可是卻很努力。

香喜歡聽亞瑟的英文, 亞瑟也漸漸喜歡聽香的廣東話。


當身邊的孩子都相繼決意從他身邊離去, 只有這孩子, 香, 默默地待在他附近。

這小孩很特別。

在亞瑟接收香的那天, 香顯得比任何人都平靜

彷彿早就預知一切一樣。

亞瑟把孩子抱上船時, 香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 相反, 他只是在安靜地觀察四周。

亞瑟記起那份感覺。

也許這孩子能夠再次觸動他的心…

那份已經失去的鼓動。


「我叫亞瑟, 你呢?」

「香」

亞瑟握緊香小小的手。再次微笑起來。


時光流逝。


然後, 1.9.9.7年7月到來…

約定好的日子終於來臨, 他知道, 可是他不擅長別離。

輕輕撫摸香的頭, 長大後香還是比自己矮小多了。

─香

亞瑟抱緊香。

面對亞瑟一反常態的行為,

香像隻受驚的小動物一樣稍微震動身體, 可是下一秒又默默安撫亞瑟的背。


又要再失去了嗎…又要重覆那種煎熬的日子了嗎…

亞瑟無法停止自己的思考。

他明白的, 因為這是約定, 可是…

「亞瑟先生…」

那一刻, 就連香的聲音都彷彿失去了平靜。

噗通噗通。




孤獨和痛辛再次無情地侵襲自己, 眼見無法消去的傷痕, 心中隱約浮現出一股悶氣。

已經無法再支持一下, 終有一天會化成泡沫的這個身體。

亞瑟猛烈地咳嗽。

心臟撕裂的聲音, 我已經聽得太多了…


----------


喜歡英香英那般沈靜如水的氣氛, 兩人交談不多, 所抱持的情感卻很深。是理想中的英香英。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