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0・Sun

[Re:Silent]Happy End(法英)

標題絕無詐騙之意, 但請慎入。

------------------------------


城市染上黑色墨水。

天不再蔚藍, 雲不再純白。

亞瑟.柯克蘭放下小說, 抬頭透過氣窗眺望灰蒙蒙的白天。

這國家已經因人類的貪婪染上劇毒。

廢氣無間歇地從工廠的煙囪和汽車的排氣管噴出, 掩沒了半個天空。化學毒藥流入大海, 魚兒失去蹤影, 飛鳥不再飛翔, 只餘下一群無可救藥的可憐人類。

亞瑟站起身來, 把手探出窗外希望抓住眼前微弱的陽光。

光如磁石般被吸入拳頭。他像個小孩般雀躍起來, 把玩手心的光線。

他用力握緊拳頭, 指甲陷入掌心裡。他雖然感受到痛楚卻無法停下來。相反, 他越捏越緊, 想徹底把光捏碎。




這時房外的樓梯木板吱吱作響, 亞瑟嚇得馬上把手縮回, 匆匆爬回床上。

通往閣樓的木門被緩緩推開, 一名長髮討厭鬼走入房內。他對亞瑟微笑, 舉起提著手提籃的手。

「小少爺, 是不是很寂寞呢? 法蘭西斯哥哥我帶糕點來探你囉」

─法蘭西斯.波內富瓦, 亞瑟位於海的對岸的鄰國。他是亞瑟永遠的敵人, 同時又是永遠的朋友。

「誰會寂寞?!」亞瑟臉上泛起紅潮。想破口大吼, 卻換來幾聲咳嗽。

「知道啦, 少爺你也太激動了~」法蘭西斯一邊苦笑一邊輕拍亞瑟的背部。

亞瑟皺起眉頭把臉偏向一旁, 不一會兒又用仰角窺視法蘭西斯的表情。他深吸了一口氣, 然後用書本掩飾自己的臉說道:

「...甜點放在床邊的櫃子上。」

「真不坦率~」如此說道, 法蘭西斯的嘴角浮現幸福的笑容。

接著, 法蘭西斯熟練地從抽屜取出刻有家紋的精緻茶壺。揭開蓋子, 注入熱水和茶葉, 泡了一壺香噴噴的甘菊茶。

他把茶放在床邊小櫃。


「嗯, 額頭還是有點燙呢」察覺到法蘭西斯突然把手貼在他的額上, 亞瑟的臉上泛起紅暈。

他用力地推開法蘭西斯, 讓法蘭西斯撞上木地板。

亞瑟的肩膀輕輕顫動, 眼神帶著一團迷霧, 低聲嘶啞:

「滾...滾開!」

法蘭西斯睜大眼睛凝視著亞瑟, 整個人都呆住了。

「...知道了, 抱歉啦小少爺。」

亞瑟覺得胸口難過地揪緊, 他想為自己的無禮道歉, 可是喉嚨彷彿被梗住了, 無法發出聲音來。

「哥哥我再去泡壺茶吧」法蘭西斯隨手拍了一拍長褲, 用親切溫柔的語調說道。他輕輕拍了亞瑟的頭, 然後帶著還滿的茶壺消失在門外。

亞瑟透過手指感覺著仍留在額上的, 屬於法蘭西斯的餘溫。

他後悔了。

淚水湧出眼眶, 像雨水瀉在棉被上。

「抱歉...」他的聲音搖曳著不安, 虛弱得快要碎裂。

他討厭自己。




在經歷幾場大戰後過去的榮光已經徹底消逝。昔日的虛榮彷似幻覺一樣, 一旦沈醉下去就再也不能自拔。

直至有人敲碎他的夢後, 他才驚醒自己甚麼都沒有, 只有一具空洞的、脆弱的軀殼。

大邸裡裝飾著一個又一個搶劫得來的名貴瓷器, 以前他曾經把它們視為自己強大繁榮的標記, 但如今這些東西只會徒然增加他的痛苦罷了。

所以在那夜, 他決心把一切打碎。

把這段由憤怒、懊惱、悲傷、嫉妒、後悔編織成的沈重歷史一一切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慘叫劃破寧靜的天空, 那可怕的悲鳴, 使人聯想到世界末日的呼聲。



兩人喝過幾杯紅茶後, 法蘭西斯由於工作的關係得提早離開了。

他從皮袋中取出一包精美的曲奇, 放到亞瑟的手上。

「這是哥哥特製的曲奇喔。有這曲奇, 小亞瑟下次見面前就不會這麼掛念哥哥吧」

「誰...誰會想念你?!」

法蘭西斯吻上對方泛紅的唇瓣, 配合著對方的喘息交纏唾液。

可以的話, 他真想留下來照顧他。

「那麼, 再見了」

他溫柔地拭淨留在亞瑟眼角的幾粒淚珠, 然後再次接吻了。



汽車的引擎聲於遠方消逝後, 亞瑟慢慢爬起身子, 扶著冰冷的牆壁沿樓梯走出外面。

他的雙腿依舊無法用力, 腳步踉蹌, 每走一步都得費上很多力氣。結果他在大門的門角摔了一大跤, 軟軟的倒在屋外的草地上。

枯草在他的身旁飄散, 他瞌上雙眼, 任由微風搖曳他的金髮, 太陽烘暖他的身子。

花園裡所有心愛的花兒已經枯黃凋零, 花瓣染上黑色的墨水, 一朵一朵朝地垂下, 猶如沒有靈魂的人偶一樣。

可是他並不悲傷, 因為那支玻璃瓶下的孩子仍然為他美麗地綻放。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瓶子, 觀賞著這朵他悉心照料的, 最憐愛的孩子。

啊你還是這樣美呢。只要你還在盛放我就不會寂寞。可以繼續活下去。他想著, 臉上流露出夢幻似的微笑。

他一如往常為花兒澆水, 剪掉枯葉, 然後親吻它, 為它禱告。

花兒也像是要回應他的祝福, 顯得更鮮艷了。他覺得自己滿懷幸福和溫暖。

他溫和地瞇起雙眼, 用指尖溫柔地撫摸嬌嫩的花瓣, 但花兒竟然在剎那間化成灰燼。

他拼命抓住掌心的灰塵, 可是已經太遲了, 花瓣早已被微風吹走, 不留半點碎屑。

清澄的寶石綠眼瞳滲染上恐懼的色彩。亞瑟的身體微微顫抖, 緊握著空虛的拳頭激烈地痛哭。

他的臉沾上髒兮兮的泥土, 身影顯得軟弱、非常無力, 彷如一隻失去聲音的小鳥、失去羽翼的蝴蝶。





書庫的木門發出低沈的聲音, 眼前是一片無盡的書和黑暗。

亞瑟已經忘了自己多久沒有進入書庫, 久違的古書味勾起他的回憶。

假期的時候, 他往往能夠在書庫裡待上一整天, 一連讀了好幾本書後才願意回家。

可是當他現在伸手一撫, 發現幾乎所有書都已經被塵埃封住, 難以閱讀, 他真的痛苦得很想哭。



亞瑟輕輕鬆手, 讓油燈掉落到地上。

紙張吸入火焰後瞬間紅紅燃燒起來, 他抱膝靜靜坐在木雕的靠椅上緊盯著這一切。

不消一刻, 熱力衝上他的脖子和額頭, 使汗水滲出來。

他現在才知道原來火焰是這麼熱的...

嘻嘻, 他輕笑。

消失吧。這國家已經沒有未來, 所有歷史、文化或是文學甚麼都已經不重要了, 打從一切消失吧!

悲傷已經把他的心臟捏碎, 再將他拖曳到無底的深淵。

他呆呆凝視自己燻黑了的手, 這雙手曾經為他帶來未來和希望的手。

火舌慢慢侵入腳邊, 他開始猛烈咳嗽, 雙眼無法控制地流出淚水。 但他不懼怕, 因為他知道自己即將不用再咳嗽, 不用再哭, 甚至不用再呼吸了。

他想起法蘭西斯柔和的笑容, 哀傷地低頭細語。

「抱歉, 我最後還是...沒親口向你道歉。直到現在, 我還是很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法蘭西斯。」

接着他抬頭抿嘴輕笑,在焰火裡詛咒全世界。

哈哈...哈哈, 世界給我崩塌粉碎吧。

他毫不感到後悔。



法蘭西斯哼著輕快的曲調靠在鬆軟的座椅上, 隨手執起身旁的記事簿。

雖然未來並不光明, 但他還是希望能夠待在亞瑟的身邊, 看到更多屬於亞瑟的表情。

「好, 下次來祕密地做少爺他喜歡的鮮果批吧~」他默默在心裡作出決定, 滿心喜悅地在簿子裡做了個記號。

污濁的空氣混入一陣濃烈的燒焦味, 法蘭西斯不以為然的轉頭, 發現山丘上一座屋舍正在冒煙。

他倒吸了一口氣, 似乎有某種重要的東西被強行扯斷了。胸口隱隱作痛, 有種難以言喻的痛楚貫穿了他的身體。

他費盡腦筋還是想不起來, 於是只好放棄似的回過頭來。

當他看到自己剛才畫的記號時, 他疑惑地歪著頭問自己:

「咦...我剛才想的是誰?」

----------------------------

每人心中對幸福的定義都各有不同。
從旁人來看這結局可能悲傷, 但對本人而言, 讓自己從傷痛解放, 也未嘗不是一個美好的結局。

最後感謝寂靜君不嫌其煩的幫我看文~v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