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在莫名奇妙的地方開始, 在莫名其妙的地方結束。一切都莫名其妙。
米視點。流血、R15注意。

-------------------------------------

銀白月色照白了窗簾, 安靜地停留在柔軟的床舖上。

月亮不會說話, 所以在床上發生的故事就是只屬於亞瑟和阿爾弗雷德兩人的祕密。

阿爾弗雷德沿著床前一道用酒紅色的薔薇花瓣舖蓋而成的小路一步一步走到床邊尋找他的愛人。這是亞瑟的主意, 亞瑟愛死這些美麗又脆弱的花兒了。

半身披著單薄襯衫的亞瑟滿意地抬起頭, 笑容從深邃的酒窩微微散開。他躺臥在寬敞的床上微張雙腿, 修長的指尖不經意地碰觸一粒又一粒的扣子。他的動作輕盈又優雅, 使人以為他是一只在花圃翩翩舞動的蝴蝶, 困住阿爾弗雷德的視線。

在半邊胸膛裸露眼前的時候, 阿爾弗雷德終於按捺不住擁抱亞瑟的腰際。他發現亞瑟的身體飄著一種混和了薔薇花及紅茶的清香, 而且辨認出這並非人工調配的香水味, 是亞瑟每天待在花卉和茶葉才會形成的天然香氣。

他吞了吞口水, 舌尖飢渴地遊走亞瑟嫩滑的肌膚上。亞瑟在阿爾弗雷德的舌間發出微弱的喘息, 扣住床單的雙手無力地顫抖。那副模樣使人聯想到溺水的小鳥。

亞瑟的胸前印著幾道明顯的傷痕, 聽說這些都是他從軍時代遺留下來的痕跡。亞瑟出生於軍人世家, 初中畢業後便被安排考入軍校裡接受訓練。那時候的亞瑟雖然仍只是一個孩子, 卻已經擅長操作大量兵器和理智分析戰況。加上背後有顯赫的家族後台支撐, 年紀尚小的他已直接參與多次戰事, 領過不少功勞。

可是有一次他跟敵方的軍人交戰時因為一時大意, 讓對方抓到自己防守的空隙, 結果被冷冽的刀鋒刺傷了。那一次幾乎要刺穿他的心臟。結果亞瑟因為流失大量血液在病床上昏迷了好幾天, 被迫退出前線。

時間癒合了擦在皮膚的傷, 卻不能使它完全消散而去, 疤痕就這樣活活地刺在皮膚下。不過每次談到這件事, 亞瑟都會抓頭說自己對當時的事情沒甚麼記憶, 然後轉過頭又會露出幸福的臉容。殘酷的傷疤引導他離開恐怖的戰火, 記住了可貴的和平, 所以他反而很珍惜這些傷疤。

阿爾弗雷德知道這些事情, 他是亞瑟在醫院結交的唯一一名朋友。他記得自己聽過亞瑟述說這些事情。

直到現在, 阿爾弗雷德仍然忘不了住院時的亞瑟的身影。亞瑟的祖母綠眼瞳總是掛上一片陰霾, 嘴唇緊繃成冰冷的直線狀, 仿似一個局外人隱藏自己。在阿爾弗雷德的眼中, 亞瑟總是寂寞地側過臉龐俯視窗外的角落, 彷彿在等著誰鼓起勇氣主動上前撥弄他的髮絲戳破他那張撲克臉。

在阿爾弗雷德撫摸這些傷痕的時候, 亞瑟會皺起眉頭, 露出不舒服的表情。同時間, 藏在白晢的皮膚下的數不清的微絲血管更會一同張開含蓄的花蕾, 把亞瑟的臉和頸椎染得通紅。

阿爾弗雷德溫柔地親吻亞瑟的臉, 但害羞的亞瑟卻用手掌遮住自己的臉蛋抵抗。阿爾弗雷德覺得他現在就活像一隻扭彆的貓咪。於是他惡作劇般吻上亞瑟兩張濕潤的唇瓣上, 並且探出舌頭吸吮亞瑟的, 而亞瑟也彷彿回應似的伸出粉紅色的舌頭。

阿爾弗雷德深信亞瑟的嘴唇比女生的嘴唇還要柔軟。縱使他從沒吻過女生。他不知道自己從哪兒來的自信, 但他覺得要是他拿這個跟別人賭, 自己也一定會勝利。

也許是亞瑟身上所散發的氛香帶點迷幻作用吧。好一會兒, 阿爾弗雷德覺得腦內一片空白, 只管沈醉於亞瑟甘甜的唾液中。

濃烈的吻後, 阿爾弗雷德打算伸手鬆掉掛在亞瑟的小腹前的紐扣。可是在這一連串動作完成前, 他突然察覺到嘴角邊傳來一陣溫熱。當他用手指一抹, 才驚訝地發現一滴又一滴鮮血正慢慢滲開去。阿爾弗雷德不慌不忙地抽出紙巾拭抹, 可是怎憑他怎樣抹, 血液仍然止不住滴落。

亞瑟看到阿爾弗雷德的鮮血後, 也疑慮地叫喚阿爾弗雷德的名字。他伸手想去摸那受傷的嘴角, 但卻被阿爾弗雷德推開了。

然後阿爾弗雷德開始不受控制地往自己的嘴角抓。傷口越抓越深, 終於手指陷破了粉紅色的肉, 摸到了骨頭的觸感。可是縱使阿爾弗雷德已經使盡全身的力氣, 他的手還是停不下來!

白色的床舖接住流下來的血液, 慢慢染成鮮紅色。逐漸地, 阿爾弗雷德的腦袋失去氧氣, 暈眩襲來, 身體也變得無法使喚。他直直倒下。手臂毫不留情地掃過床邊的茶几, 把桌上的東西掃到地上。他聽到亞瑟嘶叫自己的名字, 又聽到亞瑟哭紅了臉的聲音。不過他已經不能確定這一切是不是真實。

在海洋藍的玻璃杯子砸落到地上粉碎成上千塊碎片的一剎那, 阿爾弗雷德彷彿看到亞瑟的臉上有2張不同的表情重疊, 一抹溫柔的笑容和一抹傷心的笑容浮現在亞瑟的表情上。

那時候, 阿爾弗雷德打從心底的以為世界要完結了。

-------------------------------------

大家好第一次挑戰粉紅色/黃色系R15的SAE/霧兒。
因為去年自己連一篇生日賀文也趕不上, 今年趕上了我真是十分高興///
雖然今次還是擅自虐待了他們就是...(心虛看旁邊)
話說在正式公開這篇文前, 我曾經節錄部分文句貼到自己的plurk上面去。
然後出乎意料地引起了不少朋友的迴響, 回想起來這真是一個使人羞澀的開始呢(?)。
今次很感謝朋友給的友善提議, 果然我還是不及前輩(?)厲害!(炸)

最後祝米生日快樂喔^^//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