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一天, 出生凡間的金絲雀被進入森林狩獵的國王發現牠的身影。年幼的金絲雀全身長著美麗的羽毛, 國王對金絲雀一見鍾情, 於是命令部下捉走金絲雀把牠帶進華麗的城堡裡去。

自此, 金絲雀便改住入一個用黃金打造的鳥籠中。每日都有豐富的水和食物, 生病時還有獸醫照顧。金絲雀不須再在樹林餓著肚子, 甚或憂心自己被巨大的蛇吃掉。

然而, 很奇怪的, 金絲雀一直無法慶幸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變化。牠開始哼唱起草原的四重奏。

儘管金絲雀很清楚牠的同伴不會在城堡裡, 牠仍然抱著一絲希望呼喚遠居森林的同伴。但願只是一聲。

一日復一日, 金絲雀耗盡朝夜拉扯自己的喉嚨, 可是城中卻從未響起金絲雀同伴的歌聲。漸漸的, 牠被鬱悶侵襲, 沒法承受活在這個被同伴「拋棄」的深淵裡。

牠拒絕喝一口水、吃一口食物。曾經充滿光澤的羽毛黯然失色, 並從牠的身體脫落。

後來有一天, 牠趁國王的部下更換水時偷溜出籠外。但是虛弱的牠沒法子遠飛。最後牠發出哀怨的叫聲, 從空中墜落在國王的花園裡吐血而亡。據聞牠的歌聲仍然留在城裡尋找自己的同伴。



「亞瑟先生?」猶如鈴鐺般清脆的聲音把亞瑟從思考中扯回現實。

他連忙拾起頭, 才發現一雙大大的藍玉眼眸已湊近在自己眼前, 驚訝得叫了出來。

「啊失禮了, 列支公主。在下竟然在發呆...」亞瑟慌得脫下寶藍色的帽子低頭致歉。

純白的桌子上擺放了一組別緻的茶具套裝。那是列支公主心愛的私人物品, 只會在跟遠來的客人辦茶會時使用。

緊張的冷汗沿著亞瑟的臉龐滑落到褲管上, 他在心裡數著自己在公主面前的失態行為。

「嘻嘻」列支把眼睛合成曲線發出溫柔的笑聲, 掛在金色短髮上的花圈頭飾也隨之左右搖擺。

「亞瑟先生居然會在茶會時分神真是罕見呢。今日讓我看到了很難得的景象呢。我才希望亞瑟先生能夠原諒我的無知, 從旁打斷你的沈思。」

「不會, 無禮的是我。」

列支平靜地站起身來, 把新泡的紅茶倒入亞瑟的茶杯裡以表示自己沒把剛才的事件放在心裡。

亞瑟禮貌地吮喝了一口紅茶。

「不過會讓亞瑟先生想得如此入神的, 想必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亞瑟抓了抓頭虛心得苦笑出來。然後他盯著自己映照在紅茶上的倒影, 突然鼓起勇氣說道。

「列支公主, 現在開始我要向你提問一個奇怪的問題。在此希望你能夠先原諒我的無禮。」

列支頭頂的花圈往下動了一動, 這使亞瑟鬆了一口氣。

「你有沒有一刻想過逃離王宮?」

一陣藍鈴花的幽香撲鼻。

「亞瑟先生, 你願意跟我在宮殿外約會?」

列支敏捷地從椅子跳下來, 印有菱形圖案的長裙隨風揚起。她刷紅了臉頰露出活像櫻桃的甜美笑容。

-----------------------------------

今次參考了畫集撲克牌的設定再加上少量個人設定寫成。
亞瑟是庶民出身的平民, 現在跟黑桃國的繼任國王阿爾弗雷德訂婚。在感到幸福的同時心裡卻存有無法預視的不安。
列支則是繼承貴族血統的公主, 現跟方塊國的國王法蘭西訂婚。
兩人在兩國交流的舞會互相認識對方, 因為擁有相近的喜好, 不消幾秒就變成令人無法介入的好朋友。


另外這篇為「機械的鐘聲」的前奏故事。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