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 やなぎなぎ - 星灯りの街灯

有時候賈法爾會哼唱一些由我不認識的言語所編織的歌曲。

「那是我的故鄉的童謠」

「故鄉?」

「嗯, 那兒原來是一個和平的沿海小鎮。海鷗會振翅高飛, 白天鵝能夠安祥地棲息的理想地。」

「嗯」我點頭。

我很清楚賈法爾的故鄉之後的命運, 那個比血腥童話更要殘酷無比的史實。

暗殺集團侵入城鎮虐殺手無寸鐵的平民, 搶走他們的土地及賴以為生的動物, 擒拿孩童以培養奴隸或冷酷無情的殺手。

任何淚水或反抗都會成為施以酷刑對待的原因, 因此這些孩子漸漸地學會了沈默和冷漠, 並且無一幸免的落入自殺或毒品的深海裡。

「有時候我很慶幸記憶是一種如此曖昧的機能。只要你用藥品把它麻痺, 你就可以任意竄改遭遇、淡化苦痛, 而你還會信以為真。」

賈法爾咬著冒煙的煙草平靜地述說他們如何蒙騙自己。

「否則我們早就割破自己的喉嚨了」

賈法爾雖然脫離了藥物, 卻無法離開煙草。

「因為沒有煙草就彷彿不是自己似的」

即使過著和平的生活, 他依然徘徊在歌曲和現實那道永恆的黑暗之中辛苦地喘息。

「賈法爾沒有過去, 只有現在」

淨是嘗試憶起那些依靠踐踏別人血液求生的故事就已足以令人窒息, 不如乾脆切斷過去的連結。

所以賈法爾從來不會主動提及自己故鄉的事情。

不過每次他哼唱那小節的旋律時, 臉上都會展現難得的安祥樣態。

他就像一隻沈醉在自己的回憶中的小鳥一樣, 停靠在那片大陸的海岸線追憶那種令人懷念的鹽味。

那副自然的神情使我一時跑溜了嘴。

「賈法爾, 可以告訴我更多關於你的故鄉的事情嗎?」

琥珀色的酒裡倒映出賈法爾因驚訝而收緊的瞳孔, 我聽到自己心臟砰通砰通地敲動的聲音, 感到後悔起來。

「抱歉」賈法爾把臉蛋埋入他的寬袖下, 露出有點複雜的笑容。「我已經記不起來了」

「沒辦法, 人類的記憶總是太輕浮了」

「...」他欲言又止。

「不用再說了。回去休息吧, 賈法爾」

我輕輕撫摸賈法爾的銀髮。

「遵命」

------------------------------------------

很久沒見, 這是SAE/霧兒。

本篇是看完TED裡一名白種人攝影師描述美國印第安人的歷史和現在後所生起的短文。
印第安人的歷史實在太悲慘了, 實在不忍心借用太多。
今次辛賈之間的互動比較少, 只有賈法爾在自言自語, 但我很喜歡描述他們之間活像老夫老妻的默契。
近來自己的作品越來越無法脫離憂鬱調了, 如果悶到大家真的非常抱歉/ \
下次可能會回到米英的懷抱, 寫一下有關語言的故事。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Thousand Nights: Magi小說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マギ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