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7・Sun

The lake

我認為這星球裡每個人的人生中都曾經或將會遇上重要得令他們對生命失去熱情的苦痛, 而且弗洛伊德(注)的理論也為我們證明了人類同時具有生本能和死本能, 我們在危險的時候會求生, 但有時候也會憧憬自身滅亡, 這一切都只是受本能驅使而已。

心靈軟弱的時候, 了斷的念頭也來得特別快。就連一道微不足道的傷口, 也具備摧毀一切的力量。

但是當我們哭過、吶喊過、被安慰過、填滿肚子後, 痛苦的回憶也就統統消失, 不留任何痕跡。人類真是既自私又善忘的生物呢。


至於我嗎?

不瞞你說, 我也曾經想過要自殺喔。

自殺的理由從來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過程。

因為嘛 一旦發現你沒留下任何類似遺書的物件, 記者就會自動為你冠上神秘自殺的名義, 外加死纏爛打逼問你的所有親人、同學和同事所有你的事跡, 由出生誰都會染上的小病至長大後的性經驗, 他們都會檢查得一清二楚, 接著他們會從多年累積的垃圾經驗裡為你安上一個「最合適」的理由解釋你自殺的動機, 而且往往比你真正的理由還精彩。

他們這樣做只是為求尋求「真相」, 是一種值得尊敬的犧牲精神。

哎, 抱歉, 我扯遠了, 這是我自小就有的毛病。嗯, 我們剛才在講我的自殺經驗吧?

沒錯, 儘管死亡的念頭好幾次向我招手, 可是我還是好好地活到現在。只有那次我彷彿著了魔似的決心要踏上不歸之路。

你問當時發生甚麼事情引致我決定自殺嗎? 我說過吧, 自殺理由從來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過程。

總之我為了謀殺自己踏遍了所有查令十字路和皮卡迪利的書店, 每個週末都呆在Fortnum & Mason的The Diamond Jubilee Tea Salon咬著他們甜得誇張的蛋糕一邊翻查英格蘭各地的地圖。

終於, 在一位短髮的女店員為我倒第三杯紅茶時, 給我找到一處適合自殺的地點。


那塊地距離倫敦很遠, 我總共砸下33.5英鎊購買單程火車票, 還花了10英鎊買了根本不會管用的巴士旅票。

刺骨的寒風沿巴士古老的窗戶吹入車裡, 礙於我沒帶太多衣物, 那程旅途簡直是一番折磨。

我在一個連車站牌都沒有的地方下車。

映在我眼前的是一幢三層高的旅館, 它鶴立雞群地座落在矮山丘前, 小徑附近的草地早已被羊隻吃得光禿禿。沿著小丘的方向走下去會見到一塊平靜的湖泊, 周邊連一隻鳥兒也沒有, 顯得格外冷清寂寥, 但這種環境對於一心尋死的我而言卻是個絕佳的地點。


那天的晚餐難吃透了, 怪不得館內幾乎連一個觀光客都沒有。

入夜後, 我領著放了繩子和工具的背包計劃尋找一片不受人打擾的地點。不知怎麼的, 我卻走到湖泊旁。

夜空的星星在水面閃耀著明亮的銀光, 我抽著被冷風吹得發紅的鼻子, 想起與外婆坐在火爐旁讀起有關星星的故事。

「你是來自殺的嗎?」我急忙轉頭, 見到一名穿著單薄衣裳的黑髮少女。

「嗯」反正都下定決心, 我乾脆誠實地承認, 心中同時盤算著對方的反應和回拒勸告的話句。

然而她甚麼都沒說, 突然的走入冰冷的湖水裡, 她走過的地方的星星都裂開一半, 很快又恢復過來。少女的眼睛裡彷彿鑲滿了藍寶石, 眼神裡沒有流露出任何關心或責備的感情, 只是直直地凝望著我。

我下意識地移開視線, 一抬頭就發現她人間蒸發般不見了。我在黑暗裡找遍了四周卻沒發現到她的形影, 最後撐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旅館去。

翌日我問過旅館的老闆娘那名少女的事情, 她說旅館裡已經很久沒有接過女性的客人, 附近也沒有跟我的形容相近的居民。

她很快地確定那是一個鬼故事, 興高采烈地與年紀不輕的老闆商討要怎樣利用它來吸引遠方的觀光客。

退房的時候, 我獲得50英鎊的感謝費, 我領著這些錢買了一張往倫敦的回程火車票, 然後在超市買了一件蒙布朗蛋糕離開了那個鬼地方。

幾個月後, 旅館以一段使人毛骨悚然又莫名地感動的鬼故事獲得熱門網站的推薦(我發誓這故事的情節與本人所遇上的完全無關)。很快的, 旅館重新跑上軌道, 迎接從各地蜂擁而來的觀光客。

最後沒有任何人得救但也沒有任何人逝去。從此沒有人再目擊到那位少女, 她依然是個謎團。但我覺得這樣就好了。

只是我知道下回當我再次決心自殺的時候, 我又得重新選擇一個好地點。


注: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提倡「潛意識」、「自我」、「本我」和「超我」等知名理論的猶太醫師和精神分析學家。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Pool of Tears: 原創小說.短詩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