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et


連綿的雨水敲打學生會室的玻璃幕牆上, 發出淅瀝淅瀝的清脆聲響。灰矇矇的天色和瀰漫在空氣中的濕氣讓學生會室內滲染上鬱悶的氣氛, 身穿一襲整齊端正深藍校服學生會會長、亞瑟.柯克蘭端坐在靠近玻璃窗的主席位置散發著怨氣, 一臉厭惡的檢閱文件, 使得緩慢的空氣頓然變得更沈重。


為什麼我們的學生會會長會如此生氣? 這其實不難理解, 日前的球賽德國戰英格蘭4:1深深觸動了會長暴戾...不對, 敏感的神經。

由昨午被迫陪同觀賞球賽的弟弟─阿爾弗雷德.F.瓊斯收集得來的口供, 「亞瑟昨天簡直激動得極點, 一邊觀看球賽一邊向自己灌了數杯酒, 允其在那個被判無效的球射入後亞瑟更是亂性大發, 又是大罵球證又是莫名奇妙的在哭在笑, 即使是HERO我也快要受不住了啦!!」

憂郁的雨阿...大家在目光交投的一剎同時冒起哀愁的嘆息搖頭, 硬扳著臉乖乖地處理手邊堆積如山的工作。


雨點漸漸變大, 留在校內的學生撐起色彩鮮艷的雨傘一個接一個踏上歸家的路途。一下子, 寧靜的校舍裡只剩下亞瑟急速揮動的墨水筆滑過紙面的聲音。亞瑟聆聽著雨聲, 茫然俯視校園蒼涼寂寞的庭園, 疲勞混雜空虛感浮現於腦中, 化成侵蝕心靈的猛獸。

面臨風雨的吹襲,樹枝被吹得搖擺不定, 讓亞瑟懷疑它下一秒就會倒下。然而在這片迷朦的雨霧中, 亞瑟發現一個瘦削的少女身影閃過眼前, 踏著細碎的步履在青翡的草地上移動。亞瑟把身體靠得更近好追尋身影, 心裡疑惑著這時候還有誰會留在學校。

少女不敵風雨吹襲朝地面跌個正著, 亞瑟昇起一種不安感, 腦部深處彷彿被掏空一樣冰冷。他控制不住身體, 隨手把外套棄於椅子就衝出學生會室直奔至滂沱大雨中的草地。

冰涼冷洌的雨水無情地灑在身上使亞瑟在寒中抖震, 他環視四周, 看到少女安然蹲在花叢前才鬆一口氣。少女看似沒有察覺到亞瑟走近, 專注於手上的工作。包捲髮絲的緞帶隨著風的流動飄揚, 亞瑟認出少女的身份, 驚訝地喚出她的名字。「列支同學?」

列支身體微微一顫, 頓了頓後轉過頭, 雙眸微微一縮不可思議的凝視著亞瑟。「柯克蘭會長...? 那個, 午安...」她緩緩站起身來敬禮, 微弱的嗓音幾乎被雨聲掩蓋。

「在這種惡劣天氣下, 你在這兒做甚麼?」亞瑟雙手放腰, 皺著眉頭問。列支的手不知所措的擺動, 她把眼神調開, 然後像下定決心般把手放在胸前。「那個, 我只是想趁暴雨來臨前修補欄杆讓小花免受大雨沖掉...」不安定的聲線未知是受膽怯還是寒冷所致。

日前的會議裡, 身為園藝部副會長的列支的確報告過花圃欄杆遭野貓破壞的事情, 不過連日的大雨使修補工程一再延誤, 亞瑟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原來啊」

「所以柯克蘭會長, 請允許我繼續...」包裹列支身體的制服早已濕透, 細嫩的肌膚沐浴在雨水的洗禮, 水滴沿著她金黃色的短髮落下, 而裙擺亦遭泥巴染污。亞瑟仰望天空, 深深吸入一口冷凍的空氣回答。「好吧」

一抹笑容在列支的臉上緩緩擴散, 列支重新提起小鏟翻動泥土, 然後把木條插入土壤裡。

「這樣不行的, 很快就會鬆脫。」亞瑟冷冷的說。「妳先坐在那邊的長椅等我一下吧」他拋下一句話便匆匆消失於校舍內, 列支雖然徬徨卻仍然安靜地坐在有蓋操場的長椅上等待。

雨似乎沒有停止的意圖, 列支攏攏自己濕漉漉的髮絲呆然凝視烏黑的雲朵。十五分鐘後, 亞瑟抱著一堆工具回來, 他清理破爛的木板碎, 然後運用槌子和釘子熟練地把切割好的木板牢固在草地上。「看?」

列支興奮的點頭, 她溫柔地撫摸柔軟的小花, 幼稚的臉上漾起了彷似白兔皎洁可愛的笑容, 猶如落入凡間的小仙子一樣虛幻純真。

亞瑟溫柔地挽起列支的手, 領她回到有蓋操場。「毛巾」亞瑟遞上毛巾。「謝謝你, 亞瑟會長」列支無聲地擦拭自己的頭髮。好半晌後, 她緊握著毛巾緊張地說道。「那個, 亞瑟會長, 今天的事...」

「我不會跟巴修說的。」亞瑟爽快地答。列支臉上泛起安心的神情, 然後又僵硬地抬起頭凝視著亞瑟。「...請問亞瑟會長要參加園藝部嗎?」

校院裡一直盛流傳著亞瑟會長有貴族血統, 並且居住在市內一所擁有中世紀風格的豪華宅邸裡, 然而讓列支在意的是會長家裡那片廣寬而美麗的玫瑰庭園是由他親手打理的傳聞。

亞瑟用食指抓了抓臉頰, 猶豫了一下。「列支同學, 我想我...」「那個, 即使只是掛名也沒關係的─!」列支發現自己的語氣略顯激動, 於是連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嘴唇。「抱歉...」

列支柔和的眼眸裡有一團熾熱的光茫讓亞瑟無法轉睛, 察覺到自己的臉龐開始發燙, 於是尷尬得別過頭把自己的外套借給她。「會著涼喔」

「雖然我不能加入, 不過如果有需要幫忙, 還是歡迎你來找我的…」亞瑟染紅的側臉映入列支的眼簾, 她輕抓身上的外套感受著溫暖。「...謝謝」


雨後, 微風在澄空下悠悠喚醒了植物, 校院裡飄散著陣陣清香, 吸引蜜蜂來吸啜花蕾下甜蜜的汁液。放課後, 列支相約學妹一起為花兒澆水。「今天的花兒很高興呢~」學妹掛著笑臉說道。「一定是來道謝啊...」「學姊?」「不, 沒甚麼。」


經過一天的忙碌, 學生會依舊被困於沈重的氣流裡, 所以當小塞省略敲門動作毫無顧忌地一把推開學生會室的大門時, 大家都一臉愕然的注視著她。黝黑的髮絲束成兩條短小的辮子, 小麥膚色予人一種活力的感覺, 棕色雙眸整日充滿朝氣仿如太陽一樣炫目。

「臭眉毛會長~我把今週的風紀報告送來喔」小塞不理會別人的凝視, 迸出輕快的語調一個箭步跑到亞瑟放滿文件的桌前。亞瑟下巴緊緊一縮, 頭也不抬接過報告。他口裡哼著Beatles「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的旋律, 仔細閱讀由風紀股長巴修.茨溫利撰寫的報告。報告內端莊的字體精簡扼要地記下要點, 讓亞瑟滿意地一笑, 迅速在最後的紙張簽上自己的名字, 然後把報告還給小塞。

「謝謝…」接過報告後, 小塞低喃著轉身離開學生會室。「臭眉毛會長今天的心情不錯嘛...」然後消失在走廊裡去。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