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小說


花想:
。一年一度的四月一日特備節目(無誤)
。這次為了一張p網的圖(8916075)而和霧一起合力寫文,結果竟然是大暴走產物
。一句簡介:欺負亞瑟大會(炸飛)
。英倫兄弟亂入注意,化名使用:
 蘇/格/蘭 - 安德烈
 愛/爾/蘭 - 帕特利克
 威/爾/斯 - 格瑞斯
。暴走和字數一起升天了(?),現在開始擔心遲點放假完畢後亞瑟不讓我入境
。我很有節操地強調性寫米英,但霧想要法英所以我們triangle了(在米英前提下),另外還有錢×港×錢、白→露等CP。噢,當霧說偽米白可能出現時我無節操地歡呼了
。香君吐糟mode全開,會出現口語書面語兩用--口語是香君忍不住用劇外身份吐糟而使用。喜劇一大特點就是角色會脫離劇中情節,跟現實有所交集,香君在這些時候就恢復本性了,總之大家看下去就懂了(掩)
。特別鳴謝小鳴的校稿,以及幫我們兩人轉載到LP論壇,親愛的我愛你(告白了!)



Arthur in Wonderland.序(花想)



《Alice in Wonderland》
企劃人:阿爾弗雷德.F.瓊斯
劇本:本田菊、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法蘭西斯.波諾弗瓦、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
服裝設計:法蘭西斯.波諾弗瓦
服裝製作:伊莉莎白.海德薇莉、列支
音樂:羅德里赫.埃德爾斯坦
攝影:本田菊

Cast:
愛麗斯:亞瑟.柯克蘭
兔子先生:阿爾弗雷德.F.瓊斯
瘋帽子:法蘭西斯.波諾弗瓦
貓:伊凡.布拉金斯基
紅心皇后:基爾伯特.貝許米特
(下略)



「為什麼由我飾演愛麗絲?!為什麼沒人跟我說過這麼重要的事?!這樣要我如何在三天內背好本田那堆奇奇怪怪不符合原著內容的台詞??!!」
亞瑟.柯克蘭會長大人爆發了。
全場被儼如足以凍結英倫島國的一月寒流的目光橫掃,只有一人不受冰風雪影響,甚至還一臉像太陽的笑得燦爛。
而那人就是這股寒災的起源。(★◎▲:不對寒流的起源是我喔!)
「亞瑟你一次問好多問題唷,不是說過每次發言只能問一條的嗎?」
現在不是在開會你這平日KY今日轉彎抹角的小子!不,是比會議更嚴重好不好?!
「不過心胸不如會長大人狹窄的H ERO就放過亞瑟一次吧!」他扶正眼鏡裝作認真,卻無法掩蓋那比指著對方大笑好不了多少的……耀眼笑容「第一:這是老師在場見證,在公平公正以及公開三大原則下通過的投票唷☆」
不對那根本是謀反意圖明顯的黑箱作業……亞瑟發現認真嚴謹的路德同學首次讓他失望了(路德總不會投他一票吧)。
「第二:因為會長大人太過忙碌了嘛,就算跟H ERO見面我們也沒空聊這個呢☆」
s無視後面那句s這就是重點了!
啪!學生桌發揮了本身耐用的自我防衛功能(?),儘管已經浮出裂痕。
「我明明說了給我簡單易處理的工作,而且明知道我忙那還給我什麼鬼愛麗絲呀?!」
可惡本來還打算是在特技上支援他們一把……
「演戲難道不是最簡單輕鬆嗎?H ERO可是很細心體貼考慮了會長的辛勞而作出最好的安排呢!畢竟呢,負責整個戲劇企劃的H ERO也要上場演出☆」
啪!原來光潔平滑的木桌再遭重撃,卻連悲鳴也無力。
請問--不,面對阿爾弗雷德他不需要用請那麼有禮貌--演主.角哪裡是簡單又輕鬆了?
「而第三條問題:這就要問會長大人了,我相信飽讀英國文學的亞瑟絕對沒問題的!I have faith in you☆」
這小子是不是小時候被他打太少次了……竟然可以說出這種不負責任又無視他『不符合原著內容』評語的鬼話!
看來不動用會長職權不行。
「我不管!總之給我重新投票,這種黑箱作業的結果我才不承認!!」
啪!!桌子最後不堪前不良紳士的低氣壓之掌(?),斷裂倒地,正猶如……會長的理智。
「嘩~會長破壞公物是不好的行為唷!」阿爾弗雷德伸出了手指晃啊晃,用亞瑟平日教訓他胡來的姿態與語調,訴說亞瑟現在的無理
「會長你知道不可能的嘛,距離正式演出只餘下三天了。除了你,大家已經背好自己的台詞,戲服也跟著演員尺寸做好了,這種時候已經無法再作重大改動。亞瑟之前沒來排練就算了,不能現在再拖大家下水的嘛是不是?」
如果阿爾弗雷德同學你平日也有這種自覺就好了,為什麼這種才能偏偏運用在這時候?!
已經留意到自己逐漸被阿爾弗雷德的無理堅持壓下來,會長只覺一陣無力--不行,他還是要抗爭到底!
「根本打從一開始,要我演愛麗絲就是--」
阿爾弗雷德那死小子竟然一步走過來,用手指擋住還未說完的嘴,而且藍瞳還閃閃發光的一臉認真。
「亞瑟,身為學生會長就得遵守投票原則喔,你的會長身份也是經投票而得到的吧♪也別忘了,當初是你交給我去負.責.全.盤.企.劃,反對意見不予承認的說♪」
難道你說不准反對我就真的不反對了你以為我會長是混回來的嗎……
「而且--」彷彿讀出亞瑟心裡所想,放開了手指,阿爾弗雷德把臉埋到亞瑟的頸窩裡磨磨蹭蹭,使出最強致命武器:開口「亞~瑟~你真的不想跟H ERO同台演出嗎?」
那,是傳說中秒殺會長的撒嬌語氣。
「呃……不是啦,阿爾……」
結果:會長一秒淪陷。
「那為什麼不想當愛麗斯?H ERO可是當兔子先生的說~」
兔、兔子……?!
全身僵硬並努力阻止自己回抱阿爾弗雷德的亞瑟忍不住腦裡畫出設定稿,雪白的兔耳、西裝、阿爾……
「你的眼神出賣了你囉,亞瑟。」
「什、麼?!我才沒很期待你的兔子先生!」
會長氣場好像回復30%了,阿爾弗雷德想道,又繼續蹭著亞瑟的頸際,語氣撒嬌度再上升70%。
「亞~瑟~我可是很期待你演愛麗斯的喔~」
「阿……阿爾……」
「因為這樣,亞瑟就會一直追著我跑,亞瑟也可以一直看到我的兔子先生了~」
「這樣嗎……?」
「嗯!所以就答應嘛,答應嘛~」
「這個、這個……阿爾希望的話……」
「YEAH☆」
慢著、自己答應了什麼?
溫暖消散在胸前時亞瑟倏地回神。阿爾弗雷德的背影有如英雄解決世界危機般比了個OK手勢。
「這裡沒問題了,各位,繼續加油GO GO GO☆」
「什麼?!阿爾弗雷德.F.瓊斯!」
「亞瑟,身為會長不能反悔的喔☆」
「可、可惡--」
會長大人咒罵的同時隱約泛起了淚光,為自己那被阿爾弗雷德輕易迷惑的該死體質(?)。
而其他為戲劇默默付出的成員,第一次慶幸學生會禁止戀愛一規則並沒嚴格執行


「菊。」
「亞瑟君?」
「我想跟你談一下劇本的事。」
「這個……亞瑟君,正如阿爾弗雷德君的命令,啊不,說法,我們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大幅度修改劇本……(汗)」
「但故事跟原著也差太遠了吧?為什麼會出現熊貓?!」
「這是因為耀君覺得熊貓很適合仙境的氣氛,他也說我們應該加入新的元素。」
「請不要把他家的山寨喜好帶到英國文學!」
「但戲服已經做好了,亞瑟君。」
「……(爆青筋)那算了,不過後面兔子先生為什麼會吻愛麗斯,而且為什麼還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情話--」
「這是為了迎合觀眾的口味。」
「我要求刪除這兒童不宜的場面!」
「亞瑟君不喜歡跟阿爾弗雷德君演對手戲?還是要我改成跟法蘭西斯君呢?」
「公事跟私事是兩回事!!還有別把紅酒混蛋扯進來!」
「你臉紅了,亞瑟君。」
「這、這不過是因為夕陽!」
「是嗎。總之,我會妥善處理的了。」
「……」
「亞瑟君太緊張了,這樣會無法放鬆享受演出的。」
「三天要背好台詞和走位還有那群失控的傢伙有可能不緊張嗎?!」
「其實不需要擔心,我們有香君擔任旁白,他會主導整部戲劇防止出錯,亞瑟君只要跟著他所說的去做並即場發揮就好。」
「是嗎,如果是香的話那我還比較安心一點……但菊,其他事不說,拜託那戲服可不可以換一下?我不能穿女裝的呀!」
「我會妥善處理的了。」


演出當天,香君才踏入後台,就聽到會長響亮如鐘的怒吼。他停住,隔著牆細聽後面的對話。
「我不是說過要換掉女裝的嗎?!!」
「愛麗斯怎可以不穿裙子的呢?哥哥我可是花盡心思在這件粉藍裙子、蕾絲白色圍裙和腰帶上的喔。」
「這不過證明你滿腦子都只裝有變態的構思!!」
「小亞瑟這樣說真傷心。哥哥我可是完美主義者,總希望製作出具個性又突顯穿衣者優點的服裝。而提到小亞瑟你的優.點呢,就是這連女生都要羨慕的纖腰及白晢的雙腿喔--唔!」
「法蘭西斯,你忘了這件衣服已經穿在亞瑟身上了唷☆所以手指不要再像你撫摸人形模特兒時那般肆、無、忌、憚的摸來摸去,不然瘋帽子茶會時沒有手指倒茶怎麼辦呢☆」
「哎呀哎呀,這邊的小少爺也生氣了啊。要知道,你穿在身上的是踢死兔,而不是踢死帽啊,應該更有點禮儀--鳴,好痛!」
「活該……」
「痛痛痛……小亞瑟你這麼大怨氣可不行的喔,一會還要演天真可愛的愛麗斯呢。」
「那你就當出氣包讓我把怨念完完本本地發洩出來吧。」
「等等!小亞瑟你等等!哥哥剛剛只是開玩笑,我有第二件衣服準備給你的,是你的安德烈哥哥幫忙下完成的保證你會滿意的紳士打扮!」
「哼。還算你懂得保命。」
「亞瑟,我們要到台前準備了喔,別忘了你是第一個出場所以沒空換了☆」
「什麼?!阿爾弗雷德你等等呀呀呀--」
門應聲打開,只見頭上兔耳襬動著的阿爾弗雷德拖著一個及膝裙子的纖細身影(為了各式原因,香跳過了對方的名字)走了出來,路上還一直傳來熟悉的爭吵。
「至少給我換衣服,很快就好!」
「已經沒時間了唷亞瑟,而且我也喜歡看亞瑟露腿呢,平日不是完全遮著就是全裸,半露比較誘惑☆」
「你不要說那麼大聲笨蛋!!」

彷彿等到散發閃光的對話遠去以後,另一人才一臉什麼都沒發生過的走出,這次香開口了。
「Mr. 法蘭西斯。」
「咦?是香啊,喔,對呢,這是你的劇本,謝謝你。一會旁白要加油喔。」
穿著合身正裝和禮帽的法蘭西斯仍然一臉什麼都沒發生過,輕輕一揮把貌似原封不動的劇本交還給香,微笑後離去。
他不會,以為香真的相信他只是借劇本來看,還看了一個週末吧?
「Mr. 法蘭西斯。」
「嗯?」
「我要收錢,每改一個字十蚊。」(翻譯:我要收費,劇本上每個改掉的字要付十元)
「啥?!」
「無錢唔讀。」(翻譯:不給錢就不讀你改過的部分)
是自己應得的就該堅持,何況他即將要得罪的是堂堂學生會會長。他用平淡如昔但堅定的目光直視法蘭西斯。
「真是啊,被你看穿了嗎。」
「我要歐羅唔該。」(翻譯:我要歐元麻煩了)
「你這小鬼竟然獅子開大口……好啦好啦,哥哥一定不會要你當免費童工的,但你一定要跟著哥哥改的稿來讀喔。」
「No money no talk.」
「知道啦知道啦,我一定會付你錢的……沒想到為了作弄小亞瑟竟然要花錢呢,小亞瑟和耀又不會讓我用身體付給香君,哎呀哎呀真頭大……」
幸好香在聽到他最渴望的承諾後已經離去,不然法蘭西斯大概會落得小則取消交易大則上台不能的下場吧。
他多愁善感的撥了撥美麗的金髮,下一秒深藍的眼睛已經溢出期待的火花。
「不過,既然都讓我做到這步了,小亞瑟,可不要讓哥哥失望啊。」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