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Arthur in Wonderland 下 by 花想





「瘋帽子,你好像倒完茶了?那麼手指不要了也没關係吧★」

『一臉善良的肉食兔子先生一手捉住瘋帽子的手指,發出放爆竹般啪啦啪啦的聲響,令瘋帽子一陣椎心極痛的哀嚎。』


『咦,睇佢咁純熟嘅拆骨手法,唔通Mr. H ERO Rabbit識得我國嘅鳳爪去骨祕法?呃,而家呢隻應該係豬手先啱,仲係落左好多鹽果種隻。』
(翻譯:咦,看他這麼純熟的拆骨手法,難道Mr. H ERO Rabbit懂得我國鳳爪去骨祕法?呃,目前這隻應該是豬手才對,而且是加入好多鹽的那隻。[這是廣東話俗語的咸豬手,意指祿山之爪])

「鳴……好痛,這樣對待時裝設計師的手會下地獄的!」

法蘭西斯咬著手帕含淚望向居高臨下的阿爾弗雷德。剛剛是誰說這小鬼戴著兔耳很可愛,根本是披著兔皮笑得邪惡的狼!(作者亂入:兔子米真的很萌!不然也不會特別強調寫那麼多次[ry)

「H ERO才要讓搶情人又搶戲份的你下地獄永不超生YO★伊凡貓,你不是要用水管敲穿帽子的頭嗎?我都把頭留給你了只要身體其他部分就行了唷★」

『Mr. H ERO,你講到好似要肢解Mr. 瘋帽子,唔係要整人肉叉燒包呀嘛?』
(翻譯:Mr. H ERO,你說到好像要肢解Mr. 瘋帽子,不會是要弄人肉叉燒包吧?)

「H ERO才不會做這麼不人道的事呀!HERO只喜歡Hamburger!」

『嗱,大家記得呢排都唔好食漢堡包呀,分分鐘食左D咩落肚都唔知架。』
(翻譯:嗯,大家要記得這陣子不要吃漢堡呀,隨時吃了什麼都不知道的唷。)

「你這個旁白不要亂說!伊凡貓,快點啦我的電鋸還等著咩!」

遲點開會一定要好好的教訓香一頓!H ERO鼓起臉頰時想到,乾脆一把拖你下水算了你這個跟我匯率掛勾的死小子!

可惜事與願違,本來紅光中恐怖登場的伊凡(in 貓裝)已經退到佈景版前,原因是眼前爬上舞台朝他伸出兩手的逆貞子(?),口裡還唸唸有詞。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鳴,妳不要過來呀喵!」

『……點解Cheshire Cat會喊包咁款,唔係應該成日都E起排牙,好恐怖咁笑架咩。唉講真呀,而家呢個故事已經離哂題,仲有邊個記得我哋個主角亞瑟呀。』
(翻譯:為什麼Cheshire Cat會變成愛哭鬼,它應該是整天都在露出整排牙齒,非常恐怖地笑著的吧?唉,不過說真的,目前這個故事已經離題太遠,還有誰會記得我們的主角亞瑟呢?)

跌坐在台上一角的亞瑟只能單手掩面,人生第一次希望自己能像二哥或馬修般在眾人面前透明化。這群白癡,為什麼自己會放心(?)將這件事交給他們自由全開去辦?!當一切結束之後他一定,一、定,要他們嚐嚐前不良震驚七海的怒火。第一個是先被吊刑沸煮再分屍示眾的法蘭西斯,第二個阿爾……你就給我去跟伊凡同房三個月吧!第三個……該死要他教訓香君他竟然下不了手!


#後台直播#

「剛才的--是黑米!!鳴哇我此生無憾了啊啊啊!」

「伊莉莎白小姐,現在我也難以掩蓋心中的激動,這種為了戀人而黑化的情節實在太美好了!而且還出現了合作的冷戰組,這到底是多麼豐富的素材寶庫!」

「菊,我們乾脆來畫個100頁一本長篇連載吧!夏天C78畫不完就tbc到C79吧!」


「你們這群笨蛋先生!蕭邦都已經被你們弄至氣絕身亡了。」

已經不能就按情節配樂以鋼琴表示憤怒的羅德里赫只能單手托頭。


「Va~路德、路德,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出場呢?」

「這個……阿爾弗雷德同學的企劃書上没有寫到失控時要怎樣做。」

「那我們不就只能待在這裡了?鳴哇,這裡好暗鳴鳴鳴……」

「等等,我查一查……《演劇失控的一百種補救方法》……」

「好想吃Pasta喔……」

「本大爺還未可以出場嗎?也對,畢竟這麼帥的本大爺一出就搶掉所有人的目光,就讓他們再多演一會吧哈哈哈哈!」

#後台直播完#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青筋)

「妳回去台下啦喵!!」

……(青筋×2)

「你給哥哥我放手呀!哥哥的臉跟電鋸不投契的說!!」

……(青筋×4)

「反對意見不予承認的唷★」

……(青筋×16)

「你們--!!!!」

肺活量100%全開的怒吼衝擊各式各樣的(?)耳朵,令全場陷入一片靜止的沉默。連同目光都凍結在那位喘著大氣、拳頭速勢待發的藍色正裝紳士上。

『Mr. 亞瑟取得發言權。』

旁白如此宣佈。

「亞、亞瑟……?」

「小少爺……?」

『兔子先生和瘋帽子不禁停下單方面互毆(?)的動作,兩人的心跳都狂飆每分鐘一百八十下,因為眼前吼過後的亞瑟不再出聲,眼睛被頭髮遮著,頗有恐怖電影的氣勢。』

背後迴響的詭異琴聲越漸緊張……

『然後--』

「不是說喝下午茶嗎?我其實有帶茶點來。」

全場:「?!」

『抬起頭,亞瑟笑得一臉太陽般燦爛,手中突然拿出一個野餐籃,一步一步走近兔子先生和瘋帽子。至於到底為什麼籃子會慿空出現,我們就溫柔地無視這個物理性問題吧。』

「不會吧--!」

「莫非那個裡面--?!」

亞瑟小心走過滿地混亂,不經意將手上星星棒子收起來,並維持著那迷住人的不詳笑容。

「……小少爺,你帶了怎樣的茶點呢?」

『瘋帽子汗如雨下地急問著。』

「讓我看看,有司康餅。」

「「!」」

『Tea time呢,當然要scone配紅茶。』

「旁白果然懂得下午茶的藝術。咦,還有腎布丁,我才没特別為你們弄,不過是剛好看到食材就順便了。」(註一)

「「!!」」

『Mr. 亞瑟,你其實係Jack the Ripper後代嚟架嘛?點解會係廚房見到有個腎咁橋呀。』
(翻譯:Mr. 亞瑟,其實你是Jack the Ripper的後代吧?怎麼廚房會看到有個腎那麼巧呀。)

「這些隨便在街上找個人就……啊,還有,我三哥弄的威爾斯兔子。」(註二)

「「??!!」」

『肉食兔子先生反射性退後一步。』


#輸了球又輸了存在感的威爾斯人內心直播#

全錯啦!那是Welsh rarebit!是加上芝士醬料和番茄的吐司!(拍桌)
不是真的抓兔子來隨便烤烤啊!更不是用來下午茶點啊!
你們給我聽著呀給我多注意一下我人在這裡呀呀呀!(暴走式呐喊)

#輸了球又(ry)直播完#


「來,一起來吃吧,吃完要好、好、相、處啊。茶在哪裡?」

『呢D係亞瑟特別用愛心炮製嘅,Mr. H ERO Rabbit同瘋帽子,你哋唔係打算唔食呀嘛?』
(翻譯:這些是亞瑟特別用愛心炮製的呢,Mr. H ERO Rabbit還有瘋帽子,你們不是打算不吃吧?)

「難道,你們覺得會很難吃?」

『亞瑟本來開朗無比(?!)的聲線突然低沉下來,他轉過身肩膀激烈地抖動著,散發著“不會很難吃吧不會很難吃吧不會很難吃吧”的黑色氣場,我見猶憐。』

「哈哈哈……這個旁白真是超黑心的呢。」

『都係果句,Mr. 瘋帽子,你唔係打算唔食呀嘛?』
(翻譯:還是那句,Mr. 瘋帽子,你不是打算不吃吧?)

「這個當然會吃,我不過在想要配什麼酒才適合……」

「我吃!亞瑟弄的我吃!」

『恭喜兔生由肉食動物升呢到殘食自己同類嘅衣冠禽獸。』(格瑞斯:我就說不是用兔肉做的囉!!)
(翻譯:恭喜兔生從肉食動物進化成為殘食自己同類的衣冠禽獸。)

「什麼?!H ERO是吃司康而不是那個什麼兔肉!!」(格瑞斯:我就說不是用兔肉做的囉……)

「阿爾……」

『亞瑟這淚光閃閃的溫柔一聲,其實是想告訴兔子先生:這碟兔肉是亞瑟特別為喜歡吃肉的兔子先生而製作。』(格瑞斯:我就說不是用兔肉……)

「而且那些司康是給這不檢點的帽子。我又怎會將失敗作留給你對不對,兔~子~先~生?」

「?!(惡寒)」

『亞瑟一邊笑著,一邊將司康塞進被他揪住領子的瘋帽子嘴裡。』

「所以,乖~阿爾,你不是剛剛說過我弄的你就吃?」

『呢一刻,連身為旁白嘅我都覺得仙境同地獄只差一線,相信兔生都好有同感。』
(翻譯:這一刻,連身為旁白的我都覺得仙境與地獄只差一線,相信兔生亦會很有同感。)

『放開從此倒地不起的瘋帽子,亞瑟拿出那碟神奇的閃光料理,一步一步朝無路可逃的兔子先生走近。唉,說真的兔子先生又怎、可、能、逃呀?他不是為了讓亞瑟追來而一直在他面前晃來晃去嗎?這份愛心料理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阿爾~來吧,當個好孩子~」

「亞瑟你好可怕啊啊啊--!」

『各位觀眾,等我哋為Mr. H ERO Rabbit預先默哀三分鐘。兔生你嘅英勇會長傳不朽,阿門。』
(翻譯:各位觀眾,讓我們為Mr. H ERO Rabbit預先默哀三分鐘。兔生你的英勇會長傳不朽,阿門。)


「呃……那、那邊的危險人物給我站住不准動--!!」

「Va~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不是吃下那碟東西就好!」

「費里西安諾!給我認真一點,你、你可是紅心皇后的侍衛!」

「Va……」

『這個時候,兩個真、真、正、正的正義使者(H ERO:什麼叫真真正正?!)衝出來解救了兔子的生態危機。他們就是紅心皇后手下的紙牌侍衛,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其中一人高舉白旗揮來揮去,但既然他們出場了就代表這故事將導回正軌,大家就溫柔耐心的看下去吧。』

「呃……對了,亞瑟.柯克蘭!我現在要逮捕你,帶你前往皇后的法庭受審!」

對不起會長!但,為了平息這個鬧劇,我只有這方法了!路德(@葵花六)在心中呼喊。

「路德?」

等等這也跳太多情節啦何況劇裡我沒用過我的全名吧另外為什麼我會被逮捕啊?會長大人目前一頭霧水,彷彿懂得路德同學的意圖,又不解他的做法。

「你就乖該跟我們走吧!」

「等等!你們憑什麼罪名要帶走亞瑟?」

『就在亞瑟和紙牌侍衛僵持不下的時候,兔子先生跑了過來,雙手張開護著亞瑟。自稱正義使者的他當然看不下有人搶他飯碗,呃不,是看不下任何不公平的事情,尤其發生在自己的情人身上。』

「罪……罪名嗎?」

你不是要我說出來吧?阿爾弗雷德同學,這樣我就等於反抗會長的了!

費里西安諾(@紅心二)舉起了手。

「Va,就是他手上那碟東西啊,那是恐怖份子使用的武器,會危害學生會以至世界安全。」他回頭看了看因胃痛呈現石化的路德「路德在後台是這樣說的吧,不是嗎?」

『……』

亞瑟:「……」

路德:「……」

全場:「……」


「開什麼玩笑!亞瑟才不是恐怖份子!」

『讀不懂空氣的兔子先生反應激烈,幾乎跳起來,看來如果紙牌侍衛要順利交差,勢必有一番惡鬥。』

香同學你這個旁白也未免太過樂於煽風點火了!路德開始同時承受胃痛與頭痛之苦。

「我們只是聽命令行事,兔子先生你最好走開,不然惹惱了紅心皇后就糟了。」

「那H ERO就擔任亞瑟的律師,H ERO要證明亞瑟是無辜的!」

「阿爾……」

「HE……H ERO就吃下這碟什麼肉證明給你們看不是生化武器!」(格瑞斯:我就說不是用……)

全場:「嘩--!」

『嘩,Mr. H ERO,呢次你真係我心目中嘅英雄呀。』
(翻譯:嘩,Mr. H ERO,這次你真的成為我心中的英雄了。)

「阿爾……」

『亞瑟深情款款地凝視著他的英雄,心裡充滿說不出的感動。而英雄兔子也一臉堅定的回望愛人,兩人身後的夕陽』

「其實你不想吃也不用勉強啦,我去法庭一下就好……」

「不要!H ERO再也不要亞瑟離開我的身邊了!剛才被邪惡的瘋帽子(朝腳旁一下重踢、傳來微弱尖叫)帶走你我內心充滿何其的痛苦,這種事我不要再經歷一次,這次H ERO一定會保護你!」(作者亂入:我在寫什麼我在寫什麼我在寫什麼言情小說呀[抱頭])

「阿爾你……」

「所以就由本H ERO來證明亞瑟的清白吧!」

『大家係咪睇太多瓊瑤小說啦, 再咁癡纏係我頂唔順先,到時你哋搵過第二個做啦。』
(翻譯:大家會不會看太多瓊瑤小說了,再如此癡纏就換我先受不了,到時你們再找別的人來做吧。)

「旁白給H ERO閉嘴!快點唸下去!」(作者亂入:唸下去?現在連作者也不知道後面是什麼內容要怎樣唸下去?[呆])

『……兔子先生一手拿過亞瑟手上的神秘料理,緊閉雙眼如赴一死的把那碟兔肉大口大口的吞下肚。現場彌漫一片眼淚與寂默,大家都吞了吞口水,等待著那個未知的結果。』(格瑞斯:我就說過……)

「阿爾……」

亞瑟定定的看著。

「兔子先生……」

(已經入戲的)路德屏住呼吸。

「阿爾弗雷德君,你要活下去呀,為了米英將來的幸福,為了千千萬萬腐女的幸福!」

手上不知為何從攝影機換成畫筆畫紙的菊也握緊畫板,跟大家一起等待著……

『結果--』

兔耳先是晃一晃,然後阿爾弗雷德張大眼睛,舔去嘴唇上的碎屑。


「……咦?原來是芝士和麵包?」(格瑞斯:我就說……)

「嗯?阿爾你不知道嗎?」

「耶……」

『原來,一切都是一場美麗的誤會。亞瑟的料理為生化武器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退堂。』

「那麼,亞瑟就不是恐怖份子了!喂,葵花六和紅心二,你看到了吧!」

「哇!放我下來啊笨蛋!」

「這樣嗎……」

看到會長名聲被成功拯救(?)是很高興啦,不過阿爾弗雷德同學,我們現在要怎樣完場啦?!路德的視線掃過抱起亞瑟轉來轉去的阿爾弗雷德,到台下滿滿閃閃發亮的眼神與尖叫聲。最後,他只能認命的嘆氣。

也許,這樣子呆站一陣子直到時限也不錯……?


「哼哼,竟然侮辱我們英倫三島的廚藝,看來你們連恐怖份子的最低概念也沒有。沒問題,我來即場展現吧!」

「咦?!」

亞瑟連同眾人四處張望,想找出那final boss般的聲音起源。

那聲音……不就是他的親二哥?!他背後冒起一陣寒汗,即場展現,該不會是……?!

「炸彈在哪裡?!」

「帕特利克.柯克蘭!毀滅學生會禮堂,啊不,仙境的人會遭受嚴重處罰!」

「會聽你說的就不是恐怖份子啦。對了順帶一說,炸彈就在你腳邊囉。」

「「「「「啥?!」」」」」

「為什麼旁白沒警告我們的呀呀呀--」


#只聽其聲不見其人的愛爾蘭人內心直播#

因為我其他的兄弟都出了內心直播,我沒理由不出來對不對?
聽說是要在戲劇最後放個針對我家四弟(死敵)的炸彈,聽到這個我當然答應幹啦。(煙)
畢竟這就是我們家聯.繫.感.情的老方法嘛。(笑)

#只聽其聲(ry)直播完#


『唔好意思,頭先鬼死咁口渇走左去買杯許留山,而家我返嚟啦,頭先講到邊?』
(翻譯:不好意思,剛才口渇得要死所以去買了杯許留山[香家某甜品店],現在我回來啦,剛剛說到哪裡?)

「咳咳……」

不知是塵還是霧的漸漸散去以後,有什麼人影在動。

「路德~你在這裡對嘛?」

「那、那是我的腳……」

「對不起!因為你現在穿著一件紙牌……我分不清頭和腳~Va。」

「亞瑟!亞瑟!你在哪裡?!」

『在一片被慘遭炸毀的頹垣敗瓦中,逃過一死的眾人正在尋找情人,而我們的英雄兔子也一樣在呼叫自己的所愛。』

「亞瑟?!亞瑟!!」

「咳咳……我一定要殺了我二哥……」

「太好了!你沒事亞瑟!」

在塵霧的一片朦朧中,有誰跌跌撞撞,抱住了誰。

「啊--阿爾,放開我啦,大家都在看笨蛋!」

『唔緊要,我諗大家坐咁耐都為左呢幕,唔信聽下D觀眾嘅反應。』
(翻譯:不要緊,我相信大家坐這麼久都為了這一幕,不信的話可以聽聽觀眾的反應。)

「好感動呀!」
「米英果然是王道中的王道!」
「看到這麼感人的場景我可以幸福地死去了!」

「我當然沒事,你這笨蛋哭什麼!」

「是、是,H ERO是笨蛋,只屬於亞瑟的笨蛋,只要亞瑟沒事H ERO什麼都是!!」

「你啊……真沒你辦法。」

亞瑟伸手擁緊了跪坐著並在自己頸邊磨蹭的阿爾弗雷德,一臉笑得無奈,溢出幾乎實體化的幸福。

「嘩嘩嘩--!」

『唔該搵人比副墨鏡同牙膏牙刷我,果兩位太閃啦。』
(翻譯:麻煩找人給我一副墨鏡還有牙膏牙刷,那兩位太閃啦。)

『總之,兔子先生在災難中成功活下來,並拯救了他的情人亞瑟。經歷困難重重,兩人終於都有一個幸福的結局。可喜可賀。』


這時,一陣華麗至極的音樂響遍禮堂--

「終於到本大爺出場啦哇哈哈哈,你們還不給本大爺下跪!」

頭戴皇冠,身穿超華麗長袍的基爾帕特在一片破爛的佈景中走出來,更顯他的不凡(?)。對,連觀眾都為之一驚無法作聲。(?)

「本大爺果然是最帥的哈哈哈哈!」

「鈴--」

『時間到,收工。出面果個人就企住先啦,陣間謝幕方便D。燈光師熄燈唔該。。』
(翻譯:時間到了,收工。外面那位先站著吧,一會謝幕方便很多。燈光師麻煩熄燈。)

突然全場陷入黑暗。

「嗯?什麼?」



#後台直播#

「各位,該出去謝幕了!」

「我都沒出過場去什麼阿魯!」

「法蘭西斯先生,你竟然做了這種事……」

「我就說過不是用兔肉做的我就說過不是用兔肉做的我就說過不是用兔肉做的……」

「誰?」

「「馬修/格瑞斯啦!」」

「真是一群笨蛋先生!」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鳴你快回去台下啦!!」

「菊!今次取材大成功呀!!我活了那麼久都沒想到可以一次看到那麼多配對!現在腦裡再回憶一次就……鳴哇!」

「是的,伊莉莎白小姐,相信我們之後還有的忙呢。不過現在,至少也先抹一下鼻血吧,我們身為劇本作家也得上去謝幕的說。(笑)」

#後台直播完#


離場人士請緊守秩序,並帶走你的爆米花盒、可樂杯、藍藍路、番茄、紅茶杯、啤酒罐、意大利麵、點心盒等等……如果要找作者請不要打臉。(大噓)



.The End.

註一:其實就是Steak and kidney pudding,不過如果只提到腎會更獵奇一點對吧對吧?(興奮)重點是不能當下午茶點。
註二:叫Welsh rabbit或Welash rarebit都可以,當初我吃的時候也是聽名小嚇一跳,吃過後發現又不是那麼的一回事。ww


後感:

花想:
我趕完啦--在英國還未過完愚人節之前。(趴)
完全是暴走狀態,到後來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好像應該不是在欺負亞瑟那麼簡單了……對,我知道了,被欺負的是我們作者們。
聽說三天裡我寫了一萬二千左右,如果,essay也可以這個速度就好了。(倒地)

也許這裡最開心的就是米、香、本田和匈姊吧?
對不起很多人……從法兄、耀兄、露樣、普、英倫三哥哥(特別是我親愛的格葛格,從你所屬的學校出身的我對不起你)、馬修……
當然還有那位現在隨時不讓我入境的亞瑟紳士大人。
覺得看到一堆冷笑話的親們對不起。orz



SAE:
請容我先說一句: 金髮Triangle好棒!
本人是第一次寫這樣暴走的文, 很擔心大家會覺得無聊甚至不好看, 看到各位的反應我實在很高興( ;∀;)
這篇是以4月1日為藉口的欺負亞瑟大會☆ 也就是說這篇根本是提案人的慾望!
而且因為時間關係, 主角已經被作者黑箱作業的決定好了! 所以亞瑟抗議無效! 哈哈哈!

整篇的精華其實是在香君的吐槽上! 不過我承認自己還未能掌握到港式吐槽的最高點!>_<
我的廣東話真的好爛, 下次可以容我說日文嗎?(大誤
法的亂來跟米的H ERO Time我寫的很高興^o^ 雖然差點因為這樣而爛尾(轟
不過它終於都生出來了, 真是感謝上帝><

最後我要表達的是...金髮Triangle最高阿阿阿阿!! 還有花想我愛你>3<(乘機告白!)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Mad Tea Party: APH小說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